重罚!证监会怒了!这家上市钢企竟连续8年造假,虚增利润19亿,4快报

A看点网综合摘要:|8年财务造假 重罚!证监会怒了!这家上市钢企竟连续8年造假,虚增利润19亿,4,上一篇:台海核电:上半年净利预计同比下滑65.67%至72.54% 下一篇:资管业务“踩红线” 某期货公司被点名处罚!责令整改,整改期不 。8年财务造假 , 累计虚增利润总额高达19亿 , 被处罚金575万 , 45名高管牵涉其中 , 4任董事长参与 , 7人被市场禁入 。 这一系列的数字背后直指一家东北地区上市钢铁公
    8年财务造假 , 累计虚增利润总额高达19亿 , 被处罚金575万 , 45名高管牵涉其中 , 4任董事长参与 , 7人被市场禁入 。 这一系列的数字背后直指一家东北地区上市钢铁公司——抚顺特殊钢股份有限公司(证券简称为ST抚钢 , 曾用简称:抚顺特钢(600399) , *ST抚钢)财务造假一事 。 在被证监会立案调查474天后 , 随着近日一则公告的公布 , 萦绕在ST抚钢身上的财务谜团终于解开 。

  根据7月8日晚间公布的公告 , ST抚钢称公司已于当日收到中国证监会《行政处罚及市场禁入事先告知书》处罚字【2019】87号(以下简称《告知书》) 。 《告知书》显示 , 抚顺特钢自2010年至2017年持续8年财务造假 , 证监会拟对公司罚款60万元 , 对其他45名责任人拟处以5万元—30万元不等的罚款 , 合计罚款575万元 , 7名责任人被市场禁入 。 而在此之前 , ST抚钢因未在法定期限内披露2017年年报及2018年第一季度报告 , 已于2018年3月21日被证监会立案调查 。

///重罚!证监会怒了!这家上市钢企竟连续8年造假 , 虚增利润19亿 , 45名高管涉案 , 手段特别恶劣! ///

  ST抚钢从2018年3月起被证监会立案调查 , 当时其处于停牌状态 , 股价停牌前报5.5元 。 2018年9月21日 , 被调查后首次复牌 , ST抚钢股价遭遇连续18个跌停板 , 从5.5元跌至最低2.08元 , 跌幅超60% 。

///重罚!证监会怒了!这家上市钢企竟连续8年造假 , 虚增利润19亿 , 45名高管涉案 , 手段特别恶劣! ///

  官网资料显示 , 抚顺特钢是东北特钢集团旗下最重要的生产基地之一 , 是中国不可替代的国防军工、航空航天等高科技领域使用特殊钢材料的生产研发基地 。 抚顺特钢始建于1937年 , 因其装备先进 , 技术力量雄厚 , 品种齐全 , 质量优良曾长期雄居国内特钢行业排头兵位置 , 为新中国的航空航天、国防军工等高科技事业的发展做出了卓越贡献 。 2000年的12月份 , 抚顺特钢正式登陆资本市场 , 在上交所上市 , 成为了一家上市企业 。 然而 , 这样一家曾经有着辉煌历史的钢铁公司如今却因为财务造假而面临退市风险 , 不禁令人唏嘘!

  抚顺特钢涉“六宗罪”

  《告知书》显示 , 经证监会查明 , 抚顺特钢涉嫌违法的主要事实是:

  一、抚顺特钢2010年至2016年年度报告和2017年第三季度报告中披露的期末存货余额存在虚假记载 。 2010年至2016年度、2017年1月至9月 , 抚顺特钢通过伪造、变造原始凭证及记账凭证、修改物供系统、成本核算系统、财务系统数据等方式调整存货中“返回钢”数量、金额 , 虚增涉案期间各定期报告期末存货 。 2010年至2016年度、2017年1月至9月 , 抚顺特钢累计虚增存货1,989,340,046.30元 。

  二、抚顺特钢2013年至2014年年度报告中披露的期末在建工程余额存在虚假记载 。 2013年至2014年 , 抚顺特钢通过伪造、变造原始凭证及记账凭证等方式虚假领用原材料 , 将以前年度虚增的存货转入在建工程 , 虚增2013年至2014年年度报告期末在建工程 。 2013年至2014年间累计虚增在建工程1,138,547,773.99元 。

  三、抚顺特钢2013年和2015年年度报告中披露的期末固定资产余额存在虚假记载 。 2013年和2015年 , 抚顺特钢通过伪造、变造记账凭证及原始凭证等方式将虚增的在建工程转入固定资产 , 虚增2013年和2015年年度报告期末固定资产 , 2013年和2015年累计虚增固定资产841,589,283.99 元 。

  四、抚顺特钢2014年至2016年年度报告2017年第三季度报告中披露的固定资产折旧数据存在虚假记载 。 2014年至2016年度、2017年1月至9月 , 抚顺特钢将虚增后的固定资产计提折旧 , 虚增2014年至2016年年度报告和2017年第三季度报告期末固定资产折旧额 , 2014年至2017年9月累计虚增固定资产折旧87,394,705.44元 。

  五、抚顺特钢2010年至2016年年度报告和2017年第三季度报告中披露的主营业务成本数据存在虚假记载 。 2010年至2016年度、2017年1月至9月 , 抚顺特钢通过伪造、变造记账凭证及原始凭证、修改物供系统、成本核算系统、财务系统数据等方式调整存货中“返回钢”数量、金额 , 将应计入当期成本的原材料计入存货 , 导致涉案期间少结转主营业务成本1,989,340,046.30元 。

  六、抚顺特钢2010年至2016年年度报告和2017年第三季度报告中披露的利润总额数据存在虚假记载 。 2010年至2016年度、2017年1月至9月 , 抚顺特钢通过虚增存货、减少生产成本、将部分虚增存货转入在建工程和固定资产进行资本化等方式 , 累计虚增利润总额1,901,945,340.86元 。 将2010年至2016年年度报告进行追溯调整后 , 2010年至2014年以及2016年(追溯调整前)共计6个年度 , 抚顺特钢由盈利转为亏损 。

  抚顺特钢及45位高管遭处罚 , 部分高管被终身市场禁入

  《告知书》显示 , 抚顺特钢因涉嫌违反证券法律法规 , 证监会依法作出行政处罚及采取市场禁入措施 。 根据当事人违法行为的事实、性质、情节与社会危害程度 , 依据 《证券法》第一百九十三条第一款的规定 , 证监会拟决定:对ST抚钢责令改正 , 给予警告 , 并处以60万元的罚款;对时任董事长、总经理、财务总监等7人给予警告 , 并分别处以30万元的罚款;对时任董事、监事等23人给予警告 , 并分别处以10万元罚款;对时任副总经理、总法律顾问等15人给予警告 , 并分别处以5万元罚款 。

  《告知书》指出 , “抚顺特钢自2010年至2017年连续多年存在信息披露有虚假记载的违法行为 , 其违法行为持续时间长 , 手段特别恶劣 , 涉案数额特别巨大 , 严重扰乱市场秩序并造成严重社会影响 , 致使投资者利益遭受特别严重的损害 。 ”当事人赵明远作为时任董事长 , 严重未勤勉尽责 , 单志强、董事、孙启、张晓军作为时任董事长、时任总经理 , 知悉并参与指导上述违法行为 , 违法情节特别严重 , 王勇、姜臣宝作为时任财务总监 , 知悉并组织实施上述行为 , 违法情节较为严重 。 证监会拟决定:对赵明远、单志强采取终身市场禁入措施 , 对王勇采取十年市场禁入措施 。 对董事、孙启、张晓军采取终身市场禁入措施 , 对姜臣宝采取十年市场禁入措施 。

  值得一提的是 , 自2002年以来抚顺特钢共经历了4位董事长 , 分别是赵明远(2002年1月至2015年4月)、杨华(2015年4月至2016年3月)、董事(2016年5月至2017年12月)及孙启(2017年12月至今) , 4任董事长均“不得善终” 。

  今年2月26日 , 辽宁省纪委监委发布消息称 , 原东北特殊钢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东北特钢” , 抚顺特钢控股股东)董事长、抚顺特钢董事长赵明远涉嫌严重违纪违法 , 目前正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 赵明远于2015年4月退休 , 继任者为杨华 。

  2016年3月25日 , 据东北特钢官网消息称 , 3月24日 , 大连市公安局接到报警 , 发现东北特钢董事长、抚顺特钢董事长杨华在其居所上吊死亡 。 至于抚顺特钢另外两位董事长——董事及孙启 , 均被证监会终身市场禁入 。

  有市场人士向期货日报采访人员表示 , 相当一部分上市公司都有财务造假行为 , 只因此前市场环境好 , 资金充裕 , 可以掩盖部分内容 。 但是当前有上市公司在财务方面紧张 , 一个一个的大雷接连爆出 , 使得其违法行为原形毕露 。

  重整助抚顺特钢扭亏为盈 , 但退市风险仍存

  事实上 , 抚顺特钢于2000年12月29日登陆上交所上市 。 公司控股股东原为东北特钢 , 实际控制人为辽宁省国资委 。

  东北特钢由于长期以来债务负担巨大 , 财务成本居高不下 , 自2016年3月28日起发生连续的企业债券违约 , 无法通过发债或贷款引入增量资金 , 自此引发严重的债务危机 。 同年10月10日 , 东北特钢三家公司正式进入破产重整程序 。

  2017年8月 , 以沙钢集团为主要战略投资者的东北特钢集团破产重整计划获得债权人会议表决通过 , 并经法院批准实施 。 9月 , 沙钢集团正式介入东北特钢的生产经营管理 。 而沙钢集团的实控人是有着“钢铁沙皇”之称的江苏富豪沈文荣 , 沙钢集团在其带领下成为国内最大民营钢铁企业 。

///重罚!证监会怒了!这家上市钢企竟连续8年造假 , 虚增利润19亿 , 45名高管涉案 , 手段特别恶劣! ///

  按照重整计划 , 2018年10月 , 宁波梅山保税港区锦程沙洲股权投资有限公司成为持有东北特钢集团43%股份的第一大股东 , 从而间接控制抚顺特钢496 , 876 , 444股股份 , 占公司总股本的38.22% 。 抚顺特钢的实际控制人由辽宁省国资委变更为锦程沙洲实际控制人沈文荣先生 。

  而随后 , 抚顺特钢也经历了重整 。 2018年11月21日 , 抚顺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批准ST抚钢的重整计划 。 根据重整计划 , 按每10股转增不超过5.72股的比例实施资本公积金转增股本 , 而转增产生的股票不向原股东分配 , 全部根据重整计划的规定用于偿付债务、支付相关费用 , 补充公司生产经营所需的资金 。 同时 , 控股股东——东北特钢“输血”ST抚钢不超过9亿元 , 以补充公司的资本公积金 。

  2018年12月27日 , 重整计划执行完毕 。 最终ST抚钢总股本由13亿股增加至19.72亿股 , 东北特钢持股由4.97亿股增加至5.77亿股 , 比例下降至29.25% 。 此外 , 新总股本下ST抚钢的除权参考价格为2.38元/股 。

  经过重整 , ST抚钢前十大股东“大换血” , 除大股东东北特钢外 , 其余9席全部为银行 。

///重罚!证监会怒了!这家上市钢企竟连续8年造假 , 虚增利润19亿 , 45名高管涉案 , 手段特别恶劣! ///

  公告显示 , 中国银行抚顺分行受领了1.23亿股转增股票用于抵偿*ST抚钢在该银行的金融债务 , 持股比例由0%增加至6.23% , 成为第二大股东 。

  截至2019年一季度 , ST抚钢的前十大股东中 , 渤海银行大连分行、建设银行(601939)辽宁分行、民生银行(600016)大连分行、华夏银行(600015)沈阳分行、工商银行(601398)辽宁分行持股均超过2%;辽宁银行、抚顺银行、兴业银行(601166)持股均为1.5%左右 。 其中 , 兴业银行沈阳分行为2019一季度首次跻身前10大股东 。

  重整之后的ST抚钢摆脱了债务危机 , 目前财务状况正在好转 。 ST抚钢表示 , 重整计划的执行显著改善了公司财务状况 。 公司因实施重整豁免的债务及产生的净收益共计28.26亿元计入2018年度相关财务数据 , 本次重整对公司2018年度净利润和期末净资产均产生了重大的积极影响 。

  ST抚钢一季度报告显示 , 公司业绩扭亏为盈 , 实现营业收入1.58亿元 , 归属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5041.37万元 , 而2018年同期为亏损2194.45万元 。 不过 , 在被证监会下达行政处罚后 , ST抚钢退市风险再次上升 。

  值得关注的是 , 7月13日 , 有股民就ST抚钢财务造假一事申请维权 。 采访人员发现 , 北京市盈科律师事务所臧小丽律师团队已经宣布开始正式受理抚顺特钢投资者的索赔委托 。 臧小丽认为 , 有望获赔的投资者是自2011年4月14日起至2018年1月30日期间买入抚顺特钢股票 , 且在2018年9月21日及之后卖出或继续持有该股票的投资者 。

  臧小丽表示 , 目前 , ST抚钢收到的是《行政处罚事先告知书》 , 后续还会出具正式的《行政处罚决定书》 , 而一旦《行政处罚决定书》落地 , 律师即代理受损投资者向人民法院提起正式的索赔诉讼 , 要求上市公司ST抚钢及其他有关责任人承担投资者的经济损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