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见了,陪伴我们 12 年青春的《生活大爆炸》快报

来源:未知 / 2019-05-18 10:00
A看点网综合摘要:相信有不少人 再见了,陪伴我们 12 年青春的《生活大爆炸》,上一篇: 美“封杀”华为遭多方鄙弃 欧洲各国:不会追随美 下一篇: 安徽女警花智斗“色魔” 。相信有不少人,都是从《生活大爆炸》开始入坑成为一个美剧迷的。 转眼间,不知不觉已经到了《生活大爆炸》第十二季,最后一集将于今天播出,这意味着,我们要彻底地和这个


相信有不少人,都是从《生活大爆炸》开始入坑成为一个美剧迷的。

转眼间,不知不觉已经到了《生活大爆炸》第十二季,最后一集将于今天播出,这意味着,我们要彻底地和这个剧组告别了。

《生活大爆炸》从 2007 年开播,到如今已经陪伴了全球剧迷 12 年的时间。剧中主要成员也从 Sheldon、Leonard 、Howard、Raj 四个高智商、低情商的宅男和他们的美女邻居 Penny,后来逐渐加入了 Howard 的老婆 Bernadette 与生物学女博士 Amy。

这部剧曾经也是城画君下饭的必备,会不时为谢耳朵一个又一个的怪癖所惊奇,也会因为他们彼此之间的互黑吐槽而捧腹大笑,更能被科普一些有趣的物理知识。

跟生活大爆炸说再见,就像跟自己过去 12 年的青春说再见。看着四个性格迥异的科学怪咖在自己的人生里经历恋爱的挫折,朋友的争执,父母的矛盾等等,自己也会深有同感,大概这就是它深受大家喜爱的原因。



■ 从五人行走到七人行

这部剧不少人从学生时代就开始每季必追,到了不得不说再见的时候,再去回看剧中的七个人,从朋友到恋人,到如今的结婚、蜜月、生子,感觉好像看到身边的朋友的成长一样,叫人感慨不已。

整部剧中最受欢迎的角色,非 Sheldon 莫属。中国剧迷们还亲切地称呼这位表情丰富、行为古怪的物理天才为谢耳朵。


他是加州理工的天才理论物理学家,对自己的外在魅力与智商水平,有着全方位的、教科书式的自恋。


然而又怪癖又执着,敲门一定要快速连敲三下,持续三个回合,即使对方已经开了门,他也坚持完成自己这个仪式。


强迫症还非常严重。客厅沙发要坐固定的位置,日常作息要有固定的安排,每天的食谱和睡衣一周七日安排得好严格,周一睡衣被弄脏了宁愿裸着,也绝对不要穿周二的睡衣。


不过 12 季下来,最让人津津乐道的,还是他的谢耳朵式毒舌。如果说要评选 21 世纪十大怼人清流,谢耳朵绝对榜上有名。

谢耳朵的怼人宝典


借着科学宅男人设,谢耳朵肆无忌惮地用 180 的智商和零蛋的情商,完美演示了怎么优雅地不带一个脏字,把你的朋友怼到晕厥。

「 教你花式自夸篇 」

想要自诩聪明的人太多了,

我谢耳朵只觉得这个词是在贬低我。


自带芳心纵火犯的属性,

魅力不是我想挡就挡得住。


有些人自损八百,

只是为了让你夸他一千。

谢耳朵熟练掌握这种欲擒故纵式自夸法,

只要你心软给个杆,

顺着爬到你头顶不在话下。


当然谢耳朵最经典莫过于下图这段话。

朋友圈里十个单身汪,

大概八个都在深夜发过这张截图,

试图暗示 " 我不是找不到对象,而是不想 "。


「 学术派损人篇 」

当然,作为科学家出身,

在怼人的时候适当抛出几个专业术语,

将斗嘴提升到学术讨论的高度,

是谢耳朵的独门怼人秘籍。


不时采用声东击西战术:

假装在进行严谨的科学假设,

其实暗暗戳了对方痛处。


太艰深的知识梗一般人听得云里雾里,

所以谢耳朵会搭配一点迷魂大法:

要让前一秒沉浸在被夸奖的你,

仔细回想才觉得好像哪都不对劲 ……


「 教你看清人生真相篇 」

谢耳朵还很擅长揭露人生真谛。

当你觉得诸事不顺,

比起转发超越锦鲤,

不如让谢老师一针见血点醒你。


谢耳朵虽然没什么人性,

但也许正是 " 旁观者清 ",

他对雄性生物本能可是门儿清。


甚至在某些方面,

他比女人还要了解女人。

此处请男朋友们拿出小本本记好:


男女之间的情情爱爱,

在他看来也就是种浪费时间的行径。

(后来还不是啪啪啪打脸)


在求生式社交中,这样自恋又刻薄的人早就没朋友了,然而谢耳朵在 11 季中 " 平步青云 " 变成剧中团宠,还成了观众们最喜欢的角色 ……

为何人人都爱谢耳朵?

「 天才注定与众不同 」

如果是一个狂妄的蠢材,应该没有人会忍他这么久。谢耳朵之所以如此讨打还能活到今天,是因为他的朋友确实承认 " 我们几个人加起来都没有他聪明 ",而且说这句话的人,还是同样学霸的物理科学家 Leonard 呢。

谢耳朵有句经典台词 " 我才不是精神病,我妈妈带我去检查过 ",大家捧腹一笑之后,也才意识到,他的确是从小就不同于常人,也天赋异稟。

11 岁考入大学,16 岁拿取硕士学位和两个博士学位。后来成为加州理工的理论物理学家。


没有任何事情可以熄灭他对知识的热情,即使是在结婚前一刻,谢耳朵还依旧忘我地沉浸在科学世界,甚至差点误了时辰。


然而,谢耳朵执着的不仅仅是沙发专座、吃喝拉撒这些日常琐事,对自己事业的坚持与热情更是从一而终,只有懂他的人能够理解他不是 " 作 ",而是了解:在谢耳朵独特的世界里,他有自己的一套运转法则。


「没有这群朋友,

就没有现在的谢耳朵 」

可以说,谢耳朵之所以有他现在的成就,是因为身边这群离不开的死党。是他们的包容、陪伴和感化,让他从一个向往通过丝状分裂繁殖的机器人一步步变成如今有血有肉有温度的谢耳朵。


一直以来 Penny 都把谢耳朵当成孩子般对待,总是百般照顾他。终于,谢耳朵好像 " 长大了 "。

他会在 Penny 感情事业失意的时候开导她,还会在她生病的时候,唱他生病时一定要听的《Soft Kitty》…… 谢耳朵真的变成了 Penny 的 sweetie 了呢。



后来 Howard 和 Bernie 怀宝宝的事情令他不安,但谢耳朵还是在一段毒舌后,暗戳戳地拿出自己专利分红的四分之一,给他们还没出生的宝宝设置了奖学金。


他低头认错的方式也自带谢耳朵式的傲娇。惹 Leonard 生气了,先假装不在意,然后去做自己拿手的柠檬方块给他;得罪了 Howard 一家后,用印着自己大头贴的定制 T 恤表示道歉。

这些看似奇葩的礼物,经过谢耳朵的手后却变得稚气又可爱,让人哭笑不得,不得不被他笨拙的真诚感动。


怪咖谢尔顿是幸运的,因为他遇上了 Leonard 室友。烂好人脾气的 Leonard 处处忍让谢耳朵,这让表面冷酷无理的谢耳朵心理上非常依赖 Leonard,虽然嘴上不说但其实早就把他当成了家人。

我们可以说,只有这种低概率的巧合才能成就他们的欢喜生活;也可以说,生活大爆炸让我们懂得了有一种友情,叫做莱呆和谢耳朵。



「从未想过结婚,

直到女版 Sheldon 出现」

在所有人都觉得谢耳朵会孤独终老时,Howard 和 Laj 的一场恶作剧,把一个生物女博士 Amy 带到谢耳朵身边,而这两个 " 怪咖 " 却意外地相见恨晚。


Amy 被粉丝形容为 " 变性 " 谢耳朵,个性古怪、痴迷科学、不擅社交。很多人觉得 Amy 不够漂亮,配不上谢耳朵。

但其实只有她 " 性感的大脑 ",才能收听到谢耳朵的频道,也只有 Amy,才是最终真正改变他的人。


一直嘲讽男欢女爱是低级趣味、面对美女助手诱惑时也无动于衷的谢耳朵,却在遇到 Amy 之后,变身 " 情话小王子 "。


突然意识到只想和她共度余生时,从来害怕独自坐车、抗拒出远门的谢耳朵,一言不发地买好飞机票、来到她身边,打破固执的清规戒律,不顾一切地去向 Amy 求婚。

理工宅男浪漫起来,才真的直戳少女心啊。


第 11 季剧终的时候,谢耳朵在婚礼上对 Amy 说的这段话,不知道赚了多少 shemy 党的眼泪。

大概是只有生活大爆炸的死忠粉,才会理解这种温暖的心情:连谢耳朵都修成正果了,世间真爱是一定存在的吧。


我们为谢尔顿和 Amy 之间的爱情所感动,也忍不住好奇对这样一个迷人的天才的成长经历充满好奇。

剧组仿佛也猜到了我们的心思,为致敬陪伴我们 12 年的《生活大爆炸》剧终,《生活大爆炸》的衍生剧《小谢尔顿》将在今晚 9 点(北美时间)播出的 S2 最后一集中,出现儿童版 Leonard、Penny、Howard、Raj、Amy 和 Bernadette。

目前豆瓣评分 9.0,受到粉丝的喜爱和好评,甚至有粉丝觉得衍生剧比大爆炸更符合心意。

在《小谢尔顿》里,谢耳朵从小就是奇葩,有着一身讨人厌的问题。不论是在学校里被同学老师排挤,还是在教堂里被冒犯,家人会站出来为他出头,保护着他,让他以自己的方式成长。


后来莱纳德的母亲问谢耳朵 " 如果你出生在一个严厉的家庭会不会比现在更优秀?",他说 " 可能会吧。但我每次不开心时我妈妈都会给我做碎热狗面,所以,谁在乎呢?"

不论是 9 岁时踏入高中校园的谢耳朵,还是结识女友 7 年之后求婚的谢耳朵,他一直都是他自己:单纯直接,爱憎分明,从不掩饰。但同时,他也温暖可爱,害怕受伤,更害怕伤害别人。浑身毛病,但充满了爱。

最后

《生活大爆炸》陪伴许多人走过了 12 年,很多粉丝说,《生活大爆炸》给自己的青春岁月增添了很多欢趣,也留下了许多感动。@白白说:"BBT 的陪伴,让我每次一个人的晚餐都不会那么凄凉孤独。"

眼看着剧中的人物都有了归属,自己也有前程要奔赴,我们以后可能再也不会像这样,花 12 年去追一部剧了。也许也很难再有一个科学阿宅的角色,能像谢耳朵这般深入人心了。剧迷与这些角色之间存在太多美好的回忆。今天终于到了离别时,我们也要学会告别。

借用 Howard 推特上一条:12 年,279 次,谢谢你们带给我们的快乐。


祝大家此生都可以和喜欢的人在一起。

编辑 曲传依

值班主编 张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