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润营收增速双杀,腾讯要被阿里甩开了吗?快报

来源:未知 / 2019-05-18 07:40
A看点网综合摘要:作者:贾琦出品:科技新知 利润营收增速双杀,腾讯要被阿里甩开了吗?,上一篇: 李彦宏挥刀向海龙 下一篇: 湖北“猎狐行动”取得重大战果 从越南押回 15 名犯罪嫌疑人 。作者:贾琦 出品:科技新知 5 月 15 日,阿里巴巴和腾讯先后发布了财报数据。 阿里方面调整后利润(EBITDA)为 251.7 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 42%,高于此前市场预估的 229


作者:贾琦

出品:科技新知

5 月 15 日,阿里巴巴和腾讯先后发布了财报数据。

阿里方面调整后利润(EBITDA)为 251.7 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 42%,高于此前市场预估的 229 亿。营收方面达到了 934.98 亿元,同比增长 51%,同样高于此前市场预估的 917 亿元。

腾讯方面财报显示,第一季度净利润 272 亿元,同比增长 17%,高于市场预期的 194 亿元。而营收方面则略低于市场预期,仅为 854.7 亿元,同比增长了 16.23%。

随着两份财报的披露,关于 AT 两极格局的讨论再一次被摆上桌面。

自百度停滞以来,移动互联网上半场的大结局就是形成了 AT 两极。随后的近五年时间里,团购,外卖,约车,单车 ...... 每一个风口都可以看到两位的身影,在那一轮万物生长的时代,AT 真正做到了对创业生态链的垄断。

但盛夏已过,这场漫长的势均力敌也开始让观众感到疲倦。人们期待新故事,人们想看到大结局,人们在这份财报发出后,迫不及待地问出那句话:

利润营收增速双杀,这是否意味着阿里将甩开腾讯,晋身一超多强?

01 进入白银时代

有人说这样的对比没有意义。一方面腾讯有着全流量高价值业务的护城河,而另一方面阿里则是电商运营的典范,并且双方在业务上都有着这样那样的远景规划,最终得出结论是两家企业各有优势,用短期的季度财务表现去评价差距是没有意义的。

以上这段话看似很有道理,但老实说,每一次财报发出后,他都可以复制粘贴这段文字。说得直白一点,这种把已知信息罗列一遍的思考方式,与偷懒无异。

考虑到 AT 两家的体量,我们首先从宏观环境入手进行分析,通过定位其此时此刻所处的位置境况,再结合财报信号,讨论二者的竞争现状,以及未来的发展趋势。

近十年来,我国经济的基本面保持着高速增长态势,而在经济增长的同时,消费需求也在不断扩大,这表现在近十年国内社会零售总额增长与 GDP 增长的高度同步性。


但高速增长到缓中趋稳的曲线规律,是绝大多数经济体所必将经历的过程。当红利时代逐渐消逝,经济也将面临增速换挡和结构性调整,复杂与挑战,将成为未来经济的新常态。

这是历史阶段。

具体环境而言,中美关税问题悬而未决,使得国内消费前景蒙上巨大阴影。据新华社消息,周一,国务院关税税则委员会发布公告称,自 2019 年 6 月 1 日 0 时起,对已实施加征关税的 600 亿美元清单美国商品中的部分,提高加征关税税率,分别实施 25%、20% 或 10% 加征关税。

这是特殊背景。

而历史阶段和特殊背景,将直接影响国内的消费情况。

回到 AT,一方面得益于 " 业务多元化 " 的布局,使得两家企业有着极强的抵抗不确定风险的能力,但另一方面由于同样的原因,现如今我们很难用一两个业务来表述清楚 AT 所从事的领域。

但细究其生态布局,我们可以粗暴地给出一个不准确但足够明确的归纳:在面向 C 端大众用户时,腾讯提供的是若干娱乐方式,是精神享受。而阿里提供的则是若干生活方式,是物质享受。

在阿里财报发布前夕,我曾在一篇分析贸易摩擦为主题的文章中看到这样的言论:" 关于此次贸易摩擦将对中国的消费水平产生何种影响,我们可以在接下来的时间里关注阿里的营收状况或交易总额,作为消费水平的衡量参考。"

俨然将阿里定位在了反应中国经济水平的一项指标。

而受到特殊背景不确定性的影响,各家分析机构也会对阿里巴巴下一财年的销售预测减弱。1 月份,阿里巴巴集团副主席蔡崇信告诉分析师,阿里巴巴的消费电子产品、尤其是手机的销售增长已经开始放缓。

另一方面,腾讯也面临着同样的大环境。但由于娱乐消费具备 " 低频 "," 非刚需 "," 低价位 " 等特点,在新经济常态下,由于口红效应的存在,相比阿里腾讯的业务群其实是处于更有利的时期。

02 死穴:解决或绕开

在业务死穴上,阿里的问题在于金融监管和合规性问题。早在 2011 年,马云也同样做了一个艰难的决定,在没有取得董事会彻底认可的情况下,将支付宝剥离出了阿里巴巴,将支付宝的股权转让于浙江阿里巴巴电子商务有限公司,也就是后来的蚂蚁金服。

在当时,马云回应称该决定 " 不完美但正确 "。代价是显而易见的,事情发生后史玉柱很快就在微博上开始调侃,表示恭喜支付宝回归中国,并建议马云做个 " 爱国的流氓 "。时隔八年,前不久王兴还在拿这次事件大做文章,称 " 马云诚信有问题。"

但是,在随后蚂蚁金服先后在 A 轮 B 轮融资中引入了全国社保基金、国开金融、中国人寿、中邮集团等国家队,并在政策问题上一路绿灯。现如今,蚂蚁金服以 1500 亿美金的估值,位居 "2018 年度中国独角兽企业榜单 " 榜首。


反观腾讯,根据此次财报我们看到,11.12 亿的微信月活 +7 亿的 QQ 月活使腾讯依然在社交领域一览众山小,基本盘没有任何问题,业务上好像也没什么死穴。

但回想早在 2017 年,左手吃鸡,右手荣耀的它曾以 1.99 万亿港元的市值登顶亚洲之巅。然后在 2018 年,整整一年的游戏版号审批暂停使得整个游戏行业迎来寒冬,与此同时腾讯的股价也一路下跌,最严重时甚至跌破了 300 港元,市值蒸发了 " 两个百度 "。

游戏行业的一呼一吸直接决定着腾讯的命运,但面对这一事实,腾讯甚至不肯承认自己是一家 " 游戏公司 "。

03 远虑 or 近忧

相比腾讯的基本盘(社交)仍处于 " 最好时光 ",阿里的基本盘 " 电商 ",则有些焦头烂额。中高端领域中,与京东拼杀多年未分胜负,喊着 " 中国质造 " 起哄 " 消费升级 " 了四五年之后,一扭头,下沉市场又崛起了一个拼多多。

这些年来微商顶着传销的骂名,实实在在分走了一大块电商的蛋糕。随后以微商为基础,并去除 " 传销 " 糟粕升级为 " 社交电商 " 的诸多玩家,也在自己的一亩三分地上辛勤耕耘着。

另外还有诸多流量大户,苦于无法变现,最终将视线也同样落到了电商领域,诸如 B 站的 " 会员购 ",虎扑的 " 识货 ",随着时间的推移,天知道他们会变成什么样子。

更可怕的是,越来越多的声音正在一针见血的指出," 以搜索引擎和推荐位为核心的导流手段,流量口子太小,流量成本太高,撑不起接下来的发展 "。直接在商业逻辑上彻底否定了传统电商的前景。

群狼环伺,恶虎缠疾。这就是阿里基本盘的现状。

2017 年,阿里任命 85 后蒋凡出任淘宝总裁,2019 年 3 月,蒋凡兼任天猫总裁,4 月,蒋凡任天猫法定代表人以及董事长兼总经理。

在这三年里,蒋凡先后主导了淘宝移动端的过渡升级,站稳了脚跟。紧接着推出了 " 千人千面 " 计划,淘宝直播,确立了内容化战略。再然后重启并整合了聚划算,再度出手抢夺下沉市场。

对外,再次祭出了 " 二选一 " 的大杀器,令拼多多总裁黄铮除了站在道德立场上对其进行抨击之外,毫无办法。


相比在电商领域里左扑右突的阿里,手握 11.12 亿月活的微信只是抬了抬眼皮,打了个哈欠,随手捏死了几只名叫 " 马桶 "" 子弹 " 的蚂蚁。

然而,此次财报显示,淘宝和天猫新增了超 1 亿用户,其中 77% 来自下沉市场。而 51% 的营收增速,则是同期京东的 2.5 倍,腾讯的 3 倍。

04 赌上未来之 " 云 " 上战争

一次又一次的表态后,全世界都知道了腾讯把宝押在了 to B。

根据此前披露的财报,2018 年前三个季度腾讯云业务营收逾 60 亿元,云服务的付费客户数也获得三位数的增长。2018 年全年,腾讯云业务收入增长超过 100% 至 91 亿元,第四季度付费客户同比增长逾一倍。

但是,今年第一季度,腾讯不再单独披露云业务相关数据。而是将之前归类于 " 其他业务 " 下的支付、理财及其他金融科技服务,还有云计算及其他面向企业的活动打包在一起,组成了 " 金融科技及企业服务 ",进行集中披露。

从财报来看,目前腾讯的营收主要来自三大板块:增值服务(包括网络游戏和社交网络)、金融科技及企业服务、网络广告。本季报中,金融科技及企业服务业务收入 217.89 亿元,同比增长 43.52%,占营业总收入的 25.5%,营收已经超越网络广告,成为腾讯第二大收入来源。

在增速来看,金融科技及企业服务的营收增速确实是最快的,腾讯方面表示,这一业务或是腾讯下个十年最重要的收入板块之一。

但横向对比下,2016 年开始,腾讯的支付 + 云计算为主的其他收入板块,增速是 263%。2017 年开始大幅回落至 153%,到 2018 年业务同比增长只有 80%,增速开始出现快速回落。然后就是本季财报了,藏起了云,混在了金融科技及企业服务,在本季产生 217.89 亿元收入,同比增长仅为 43.52%。

另一方面,相比逐渐走低的增长速度,投入成本却依然在一路高走。在腾讯三大收入板块中,这一板块在 2019 年 Q1 成本同比上升 39%,增速比增值服务板块高出近 1 倍,比网络广告板块高出 6 倍多,俨然成为了腾讯最烧钱的领域。

再来说竞争态势,在云领域,国内有阿里云,百度云,网易云,华为云,金山云等强手云集,国际市场上则有亚马逊(AWS)和微软(Azure)虎视眈眈。

根据不同的统计口径和评判标准,阿里云的世界排名因该是在第三和第五之间徘徊,而在中国或者亚洲市场,阿里云无疑是云计算当中的第一巨头。


阿里巴巴在 2015 财年首次披露云计算营收,当年阿里云营收为 12.71 亿元。到 2019 财年,阿里云营收为 247 亿元,年复合增长率达 110%。

2019 年第四财季阿里云营收 77.26 亿元(约 11.51 亿美元),同比增加 76%。相较于阿里巴巴集团的其他业务,阿里云业务是增速最快的一项,但横向比较,阿里云业务的增速呈现逐渐放缓的趋势。

在 " 云 " 这一 AT 直接对话的战场上,无论是先发优势还是目前境遇,腾讯都落尽下风。

事实上对这种巨头而言,在某一个领域落尽下风并没有什么稀奇。但令人担忧的是,这个落尽下风的领域承载着 " 撑起未来 " 这种巨大责任,那么眼下这种 " 不及格 " 的表现,很难不让人为腾讯的未来担忧。

马化腾曾经这样评价过微信,说它帮助 " 腾讯拿到了移动互联网的船票 "。我不知道船票这个概念对腾讯来说,到底有多重要。但全力下注 to B,则似乎说明了一些东西。

也许在马化腾看来,互联网世界就像一片财富之海,而 PC 时代是他们登上的第一座岛。在岛上的矿石挖掘殆尽之际,腾讯借由微信这张船票,顺利过渡到了移动互联网时代。

现如今又一次红利殆尽,而下一个岛在哪里,马化腾给出了自己的答案:产业互联网。

腾讯云能否成为下一张船票?根据此次财报信息,这一问题首先要打上一个问号。

而下一站是否一定是产业互联网,或者说其他领域是否还存有同样体量的机会?这一问题的答案不同,则会引发出完全不同的战略决策。

我们不能说腾讯的判断是错的,但它确实有 " 提前交卷 " 的嫌疑。从一个未确定的基础出发,全力以赴去做一件自己并不擅长的事,这是很勇敢的行为。

然而商业中的 " 勇敢 " 是用来搏命的,对腾讯这种巨头来说," 可以,但没必要。"

结 语

阿里目前的状态是,强敌环伺,兴致勃勃,克服困难,勇攀高峰。

而腾讯这边则是,没有困难,创造困难,硬上。

财报显示,阿里大文娱归属的数字媒体与娱乐版块,在第四季度内实现收入 56.71 亿元,同比增长 8%,该季度数字媒体与娱乐板块经调整 EBITA 亏损为人民币 28.28 亿元,环比缩减超过 50%。

这条路阿里走的并不容易。而腾讯本来可以在这彻底吊打它。

本文由科技新知原创出品,转载请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