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葩股东大会!股民问:血汗钱能拿回来多少?董事长答:你本来快报

来源:未知 / 2019-05-17 20:05
A看点网综合摘要:——那是我一辈子的心血 奇葩股东大会!股民问:血汗钱能拿回来多少?董事长答:你本来,上一篇: 婚闹伴娘被压床猥亵 广东顺德官方 : 正在调查核实 下一篇: 女子美容院注射瘦脸针,脸没瘦反而鼓起个包 。——那是我一辈子的心血,我还能拿回来多少? ——你本来就是来赌博的,而我们的股票正好适合你。 5 月 17 日,在千山药机的年度股东大会上,只有零零星星近 20 位中小股

——那是我一辈子的心血,我还能拿回来多少?

——你本来就是来赌博的,而我们的股票正好适合你。

5 月 17 日,在千山药机的年度股东大会上,只有零零星星近 20 位中小股东。有股东直接质问董事长刘祥华,自己的血汗钱还能不能拿回来,刘祥华的答复竟然是一个 " 赌博论 "," 你本来就是来赌博的,而我们的股票正好符合你 "。

千山药机的 " 赌博论 "

" 我(4 月)25 号买的股票,你们 29 号开市就停牌了,那是我一辈子的心血,你就告诉我如果退市了,我还能拿回来多少,给我一个心理准备。" 一位散户在股东大会上对刘祥华抛出了问题。

刘祥华的回答是:" 现在你不需要知道,也没有意义,我们今年一直在发暂停上市的风险提示,本来你买的心态就是赌博,我们这个股票的状况也适合你买股票的心态。退市的话就没了,恢复上市肯定涨很多倍。"


在出席千山药机股东大会的中小股东中,有不少人是在其暂停上市前买入的。一刘姓股东告诉中证君,他和三位一同前来的股东都是在暂停上市前买入的," 我们买的不多,每个人只买了一万多块,不是都说‘利空出尽是利好’嘛,我们就是想来看看它能不能恢复上市 "。

来参会的中小股东中也有长期持有者。从北京赶来的股东华先生告诉中证君,他是在 2015 年千山药机股价还在 40 多元的时候买入的,当时卖了北京两套房,一共投入了 1300 多万,如今只剩下 100 多万了。

" 这么多钱砸里面了,死之前也要来看看啊 ",华先生无奈地说道," 他们(实控人及关联方)肯定有掏空上市公司,但是现在说什么也没用了,我也咨询过律师,在他们暂停上市期间也没办法提起集体诉讼,而且就算提起集体诉讼,最后也顶多赔 30%,相当于我的钱都砸里面了 "。

从打造千亿市值到暂停上市

千山药机起家于制药专用设备,2011 年登陆 A 股。2015 年,千山药机正式涉足慢病管理,后续对检测基因芯片、可穿戴设备及 APP 产品等进行开发。随着千山药机不断靠拢 " 基因检测 "、" 智能可穿戴 "、" 大健康 " 等火热概念,其股价最高曾蹿升至 109 元(未复权),市值达到 280 亿元。

当时,刘祥华喊出的口号是 " 打造千亿市值大健康公司 "。但 2017 年,情况突然出现了大转折。

2017 年,千山药机债务危机爆发,金额巨大的民间借贷、关联方资金占用、对外担保以及不明原因的资金收支事项让年报难产,本应 2018 年 4 月 27 日披露的 2017 年年度报告,直到 2018 年 6 月 9 日才披露,同时审计机构对其年报出具了 " 无法表示意见 " 的审计报告。

2018 年,千山药机原审计机构仍表示无法按时出具年报,为此在 2019 年 3 月的股东大会上,公司更换了会计事务所。

" 换会计师事务所就是为了可以按时出 2018 年年报,因为我们之前的审计机构说没办法在 4 月 30 日之前按时出年报,这让我们有暂停上市的风险,所以我们换了一家会计事务所。" 刘祥华在 3 月的股东大会上解释。

换了会计事务所,还是没有改变暂停上市的命运。因年报再次被出具 " 无法表示意见 " 的审计报告,5 月 10 日深交所发布公告,千山药机 " 于 2019 年 5 月 13 日起被暂停上市 "。

昔日股价一度高达 109 元(未复权)的明星股千山药机,如今股价被暂时定格在了 3.81 元,随之被埋的还有逾 4 万股民。


关联人占用公司资金

市场相关人士对中证君说:" 千山药机衰败的原因之一,是关联人通过直接占用上市公司资金和向上市公司注入垃圾资产掏空上巿公司。"

千山药机于 2011 年上市后,因主营业务不振,开始谋求转型。彼时 A 股风行重组并购,千山药机在并购过程中体现出大手笔、高溢价的特征,为未来的业绩崩盘埋下祸根。

相关数据显示,千山药机参控股公司数量从 2012 年的 3 家增至 2016 年的 26 家。这些大手笔买入的公司,并没有让千山药机的盈利能力回血,反而拖累了公司业绩。相关数据显示,2016 年至 2018 年,千山药机的净利润分别是 5628.6 万元、-3.24 亿元和 -22.6 亿元。

其中,最让人诟病的是千山药机在 2015 年的一次收购。2015 年,千山药机以 5.56 亿元对价收购乐福地全部股权,溢价率为 204.02%。该笔收购的交易对方多为上市公司关联人,除包括千山药机的高管、股东外,当时乐福地的第一大股东为刘祥华胞弟刘华山,持股比例为 37.56%。因此在千山药机收购乐福地的过程中,上市公司所动用的收购资金流向了上述关联人的口袋。以刘华山为例,当时通过向千山药机出售乐福地收入近 2.09 亿元。

高溢价并没有收获高回报。2016 年、2017 年乐福地均未完成业绩承诺,2017 年更是产生 2593 万元的亏损。刘华山等乐福地 25 名原股东承诺补偿现金近 3.88 亿元,但截至 2018 年末仅补偿了 2154.51 万元。

千山药机 2018 年年报显示,对董事长刘祥华胞弟刘华山占用的 9.21 亿元资金全额计提坏账准备,对子公司乐福地业绩补偿款中的 3.66 亿元中没有财产保障的部分全额计提了坏账准备。此时,千山药机净资产为 -17.95 亿元。

在如此严峻的情势下,刘祥华还是一再表明了自己的信心。" 现在公司还有两条路走,一是债权人达成一致行动方案,另一个是破产重整,现在政府也在全力帮助我们。"

但公司内部人士似乎认定千山药机已经走到了路的尽头," 就一点,他弟弟占用的近 10 亿是不可能还的,进别人嘴里的东西再要他吐出来,怎么可能呢?" 公司一人士对中证君说," 这些关联方的资金占用当初都是他(刘祥华)自己办的,财务总监都不知道,也没有签过字,最后查的时候才知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