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薪百万单身女高管借精生子,女人靠自己能不能养育孩子?快报

来源:未知 / 2019-04-17 15:51
A看点网综合摘要:?选一个精子 年薪百万单身女高管借精生子,女人靠自己能不能养育孩子?,上一篇: 揪心!广东一自闭症男童机场走失 不断殴打自己 下一篇: 一线城市小微企业运营全扫描:广州增长最多,深圳对获得融资最 。? 选一个精子,做一个单身母亲,简单又不简单。 从 2016 年开始,国内非婚生子可以落户。一群经济独立的单身女性,似乎看到一条被技术和政策打开的生育自由通道。但实际上


?

选一个精子,做一个单身母亲,简单又不简单。

从 2016 年开始,国内非婚生子可以落户。一群经济独立的单身女性,似乎看到一条被技术和政策打开的生育自由通道。但实际上,生育永远和伦理、亲情、社会舆论掺杂不清。在没有父亲的世界里,经济自主的妈妈们小心编构一个新体系,只为小孩有一种 " 不被任何东西伤害 " 的生活

文 | 龚菁琦

编辑 | 楚明

" 哎呀,就应该这样选 "

买东西是华凌最擅长的事,挑香奈儿的耳环,宝格丽的项链,一套剪裁合身的职业华服,都难不倒这名在职场腾挪 20 年的互联网女高管。而在 5 年前,买一个精子让她不知如何下手。

严格意义上说,国内精子不允许买卖。在国家的精子库,务必拿着齐整一套的结婚证、不孕不育证,才能换得免费精子。华凌是女同性恋者,这条大路行不通。

她一股脑扎到小径——去网络上发帖,细心介绍着,本人 35 岁,从事正规职业,想取精生子,捐精者报酬丰厚。越正经反而越像电线杆上 " 富婆求精 " 的骗局。果然应者寥寥,不多久,平台找借口把她号封了。

不过很快,正常的 " 爹 " 送到眼前。2015 年左右,一大批美国试管婴儿中介,伴随徐静蕾的冻卵宣言浮出水面。单身女性在美国可以尽兴地、大胆地挑选一个精子,搭配喜欢的遗传基因组合,囊括颜值、肤色、个头和聪明程度——虽只靠学历支撑。


?

徐静蕾曾在节目中表示冻卵是单身女性的后悔药。 图 / 网络

只要花 1 万多元人民币,就可以进入一个类似 " 精子人才市场 "。外国捐精者的照片上,蔚蓝的眼睛深情地看着你,微卷的睫毛,倜傥的身材,肌肉一股股地往外突,青春荷尔蒙扑鼻而来。还认真附上小时候照片,也都是水汪汪的童星模样。华裔的捐精者是另一种翻版,中介老板庄玉磊描述,放在人群里他们都是 " 高人一等 ",确实如此,身高务必在一米八左右,这是入选的隐形门槛。一个离婚多年的 43 岁女士,在看完后神采飞扬," 哎呀,就应该这样选 "。庄玉磊知道,当女性拿捐精人和身边人一对比,前者优越感太强了。

通常看完四五个人的资料,基本上可以碰到心仪的捐精者。选精之后的路也被铺好,在美国做好胚胎移植,回国生产或在美国生产,如果不想自己劳累,还可在国外代孕。庄玉磊总结取精生子的女性,大多在 35 岁到 40 岁左右,单身或刚离异,工作好、精英感十足,大高管或自己当老板,能够支撑这一系列从 20 万到 100 万不等的费用。她们做事雷厉风行," 男士产生不了太多怜悯心那类 "。

几项指标能读出这群人的偏好,不太喜欢奶油小生,身材太好的模特范儿会被认为 " 不真实 ",如果有点男子汉气概或书生气,再加上一个硕士以上的学历,深得其心。在捐精者中,常春藤和 985 毕业的并不如媒体报道的遍地拾取,普通本科占大多数。当然身高是高压红线,没有女人不喜欢一米八大高个。

一个选择的小细节是,外国捐精者比华裔多不少,但准妈妈们生混血儿极少,即便是漂亮可爱,让一个单身女人解释孩子来源也是一件艰难的事。


?

据媒体报道,台湾艺人黄雅珉 1999 年离婚后,大方坦言 2001 年自己与混血好友借精生子,生下儿子小杰。图 / 黄雅珉脸书

华凌选择生一个亚洲面孔,但并没有在看过四五个选项之后迅速俘获目标,她属于要特别定制的那一类。几个条件她都想占,北大一类的学历和明星一样的颜值,且打算自己在国内生产。中介也没有被刁难住,真找了来,还打了个擦边球,安排两人见了一面。这在行业里并不被允许," 怕产生伦理上的麻烦 "。

见面时,两人都取了别称,男的叫剑,女的叫红。华凌见他帽子压得低低地走进来,两条浓眉毛,乍一瞥 " 像杨洋 ",她满意了,几句谈吐观察下来,放心了。不过,也都没留联系方式。

一个女孩,一个男孩

这样的挑剔并不是没道理。华凌一头笔直长发,语气里是江南人的温软,虽然已 40 岁,披一件白衣裙,还是活脱脱的少女状。名牌大学毕业后,她的履历耀眼,法国留学、互联网公司合伙人,年薪在 100 万元左右,最多时 300 万。她要小孩必须好看点,优秀点,毕竟对自己来说,生育可能只有一次机会。

此外,决定当一个单身妈妈并不容易,她要越的是女同性恋者都要面对的大山。30 岁之前,对于情感,她必须漫天撒谎。家乡在扬州小城,父母是最老实本分的人,在家里永远是低头干活,秉持 " 无后为大 " 等人生观。为逃避催婚,工作忙成为她的借口,有时过年过节难以蒙混,她让男助理打电话到家,冒充男友嘘寒问暖,整整两年如此。每次她妈妈接完电话,都会乐呵几天,美滋滋地催," 我身体还不错,等着给你带孩子 "。

孩子在这个家里地位非同一般。华凌自己是一个被抱养的小孩。养母无法生育,成为一辈子的遗憾。这些遗憾甚至屈辱,出现在日常生活的各个情境里。母亲和邻居吵架常被酸," 你就是生不了孩子 ",和父亲感情淡薄也大多为此。

" 小孩关乎我妈一辈子的声誉。" 华凌感到。

然而人生之难在于,母亲等待一个孙子的救赎,继续为 " 孩子 " 二字苦恼。30 岁之后,家乡流言甚嚣尘上,说她生理不正常;在外面做不光彩之事;甚至有人怀疑她精神上有问题,得看医生。母亲的态度也日渐消极,她回家,母亲闷闷不乐,不搭理,脸色灰灰土土,老了很多。在华凌结束一段 7 年的同性感情后,感到伤心、飘零,直至住院,期间和母亲大吵一架。" 如果你很幸福我不会劝你,你过得不幸福,应该去结婚,有一个自己的小孩。" 母亲的话出口,脆弱得差点要跪下来。但华凌固执认为,从小到大,她没有快乐过,如果生一个小孩一定也不会快乐。


?

影视作品和生活中不乏催生的父母。图 / 网络

一个转折点是,母亲查出子宫肌瘤,必须切除整个子宫。在医院里,华凌悲从中来:一辈子与生育无缘的母亲,最后结局也凄然,子宫也不能有了。当时姨妈拉她到一旁,不失时机建议,要母亲痊愈快,最好让她生活充实,带带孙子。一句魔咒般的话也常萦绕在她成长道路之上,因为是养女,不从命显得更忤逆。" 要没你父母,你早死了,你要报答他们。" 姨妈话音故意落得轻松。

华凌决定,35 岁时借精生一个女孩。至于选女孩的理由很简单," 没有父亲那部分,女人比较好理解把握女孩 "。

和华凌的选择完全相反,35 岁的单身女士王敏明坚定地要一个男孩。

王敏明话不多,自称性格像男人,为了不引起多余的注意,坚持一头 " 刘胡兰 " 式短发 30 年。她对目标有着强烈的信念感,只要认定的,一定办到。不管是考取最高学府、读硕读博,还是 " 挤破脑袋 " 去省直机关工作。

生一个男孩也是她的目标。她生于农村,家里苦于只生下两个女儿。父亲最大的愿望是,要有一个和她姓的外孙。所有的人生规划,都围绕这个小孩排开。先是相亲,不想生两个小孩,不接受小孩和她姓,都大手一挥说再见。终于找到一个合适的,结了婚。紧接着就张罗试管生对双胞胎。那天,这边排卵针还扎在肚子上,那边对象丢下一句," 还是不做了吧 "。

怕养不起是丈夫的理由,但王敏明算了一笔账,她从研究生开始创业,到如今经营自己公司,每年收入都在百万甚至千万以上。当时丈夫工资近 2 万。" 只是不想养一个我的孩子罢了 ",她想,或是丈夫不想落入农村 " 倒插门女婿 " 的舆论场里。

自此两人分居,长期冷战,倚靠 QQ 联系。" 想到什么我就去声讨一下,理论理论。" 半年后,婚姻到了尽头。在王敏明眼里,孩子是她的第一目标,婚姻并不是。" 我这个性格并不依赖男性,经济也独立。" 离婚时,前夫还大哭一场,她没哭。

她想,生孩子没有人配合," 老子自己来 "。

矛盾的是,农村的男尊女卑和女性的独立意识都在她身上集中。曾被问起如果和对象生一男一女,怎么分配姓氏,她毫不犹豫," 男的肯定和我姓 "。

黑洞

怀孕后,单身妈妈们的所有困境都来自如何与 " 没老公、小孩没有爸爸 " 这件事缠斗。

王敏明没有把自己特殊化," 女人一受宠就脆弱,干脆就不要触碰脆弱 "。孕期她一个人住,平时吃快餐,自己兴起时做个苦瓜炒蛋,辣椒炒肉,自认为吃得不错。" 土鸡,那是根本没有吃过的。" 小孩出生前一天,她还跑去钓了鱼。

相比之下,华凌遇上的坎坷更多,她对羊水过敏,皮肤蚂蚁咬一般挠心疼,加上 24 小时呕吐不止,盆骨不能直立只能坐在游泳圈上。母亲见孕势汹汹,连称宁可不要小孩。她害怕、后悔,经常做着噩梦," 小孩把肚子顶破,爬出来,鲜血淋漓 "。每天眼睛泡在眼泪里,母亲就吓唬她,孕期哭,眼睛会瞎的。

如果说没有丈夫还有家人支撑,小孩生下来没有爸爸,让这些骄傲的女性不甘心痛快承认。在医院,农村的亲戚陆陆续续来看望王敏明和宝宝,她没有说起取精生子,甚至连离婚了也没说。" 在医院没撞见孩子爸爸不是很正常的事吗,就说去上厕所了,出差了。"

满月酒她也没办," 爸爸都不在,掺和什么呢?"

在家乡,王敏明认为自己属于 " 别人家的小孩 ",一直很光鲜地走出来,内心骄傲无比," 结果这么一闹,那不笑死人嘛!"

好在父母支持她," 我爸算是始作俑者 "。

在省直机关单位里,也没有任何关于她生小孩的风声。她严格把同事关系密封在 " 不能交心 " 的范畴,有人问起,她就以 " 和前夫的小孩 " 轻轻带过。直到她离职创业,也没有人知道。" 她竟然会去借精生子。" 王敏明音调往上一提,眉毛一皱,模仿着别人可能的反应。

华凌生完小孩后,朋友圈见不到一张照片。她称自己忍性极好,有一次母亲跑过来说,快看你女儿,在一本书上像模像样地写满字,近看全是大小一样的墨坨,成精了。华凌那一瞬觉得妈妈和女儿都可爱,就是这样的时候,她也没发朋友圈。

一个漂亮的女人在 35 岁时,突然有了小孩,没有爸爸,这在家乡可想见能把理由归到多么离奇。最初,连她爸也蒙在鼓里,还以为她被男人骗了," 是个糊涂的女人 "。一次回乡,一个从小欺负过她的男邻居,逗女儿,让她叫爸爸。华凌气得头皮发麻。

她不想那些灰暗的东西影响到女儿,哪怕女儿暂时都听不到,她心里也介意。" 不想因为别人觉得你没有父亲,或是靠精子出生,格外怜悯同情或是好奇。"

自此,一条线把单身和妈妈分割开来。在职场,王敏明是那个 " 形象特别正面积极,带领老乡创业致富,活在媒体报道里年轻有为的女企业家。" 没有人知道,她会做借精生子 " 如此胆大包天的事 "。而华凌继续着她单身贵族的生活,豪华的酒会、谈论的也是风花雪月,喝酒、抽烟、纹身,找不到一丁点 " 妈味 ",偶尔有熟悉情况的朋友问到小孩," 会不会跑了,会不会说话," 就此打住,再也不会往下了。朋友都是刻意绕开,孩子话题成为一个不能提及的黑洞。


?

图 / 网络

角色扮演

如何向外解释没有爸爸,单身妈妈有各种灵活的政策,离婚了,长期在国外,过世了,都有。这些都是浅易的,最难的是,如何让小孩感觉到 " 爸爸 " 这个不可或缺家庭角色。

首先得解决没有爸爸来带小孩。王敏明称高峰期时,家里有两个保姆,还有母亲一起帮忙。一名保姆专负责做饭洗衣,一名专管小孩喂饭、换尿布,两人工资加起来近 1 万元。她称自己的任务是,远远地看着和拼命赚钱," 独立的单身妈妈,实际也是钱堆出来的 "。对于小孩,她的工作内容是 " 形而上的 ",陪玩、陪学习。

她从不让自己陷入一个人带小孩的绝望境地。带孩子去一趟桂林,保姆是一定要跟去的,一样买好机票。一下飞机,老妈、老爸、保姆、小孩站满一地。这么多年保姆只差没出国。

然而,她最担心的是,男孩怎么才有男孩样。她对儿子的期待,和普通母亲不一样。有时回家看到儿子也不老老实实坐,在沙发靠背上挂着,像猴子一样上蹿下跳,还动不动要求下河去抓鱼、上树摘果子,不能安静一刻,她眉头都不会皱一下,反而是 " 放心了。"

为了这点男性特质,她自创不少土办法,乐于试验,也不管有没有效。比如模仿父亲——扛着儿子在肩膀上跑来跑去;带他学最猛烈的运动,攀岩、跆拳道、拳击。最近一次,她鼓励 5 岁的儿子爬树,事先还精心挑选 " 枝丫多的,不那么高,摔下也不疼的 " 一棵。

而生了女儿的华凌,虽然不用扛着女儿在肩膀走,但她也在找一个平衡:母亲的温柔和父亲的硬朗——都必须是她。

培养都只能从一种自认为正确的方向出发,父亲缺失可能会造成的性格、价值观和独立性的差异,她也无法立即解决,如今能做的只是,坚持自己过问女儿的每一顿饭,细致地拌个有机蔬菜沙拉,选最好草莓、樱桃,炖着最可口的汤。或者在树立威信时,更能舍弃和牺牲,比如,在主持一场重要的盛典和小孩周末的陪伴之间,她会选择,陪小孩。

当问起王敏明还有没有结婚的打算,问的人话没落音,她答案就发射出来:不需要。她认为工作足够忙,孩子填满剩余时间," 生活很拥挤,容不下另外一个人 ",正常的婚姻里有小孩后,也会是以孩子为中心的状态。她厌恶女性在家庭里扮演的角色,无论在外地位多高,回家还是必须洗衣做饭奶孩子。而这种 " 去父权 " 的生活里,她自认为找到一种久违的平衡," 有足够多的人带小孩,不用伺候任何人,不要处理任何婆家的矛盾,剩余的时光是,拼命工作和陪伴孩子 "。


?

陪孩子玩耍的母亲。图 / 网络

但没有相伴的 " 知己 ",孤独是不可避免的。她务必找到不同的人来驱散这种单调。周一到周五晚上,每天都请不同的私教来家。常常邀请邻居小孩和家长,在家学习、吃饭、玩游戏。家里每天都必须保持不同的人来来往往。

有一次,家长问起孩子爸爸时,她立即说,离婚了。

生理学父亲

要找到一个词称呼孩子生理学意义上的父亲并不容易,王敏明想了想,一字一顿地吐出几个字—— " 捐精志愿者 ",理智、规范。而华凌会更模糊点,在日常生活里,和母亲或知情人提起,她会说," 那个他 "。

" 那个他 " 出现在嘴边的频次很低。王敏明几乎没有想过,不过偶尔的几件事让她在脑袋里回闪一下。先是发现儿子个头很高,在班上都是坐最后一排。这可能是选择 " 一米八 " 时起了作用。此外,虽然长相很像自己——这点在小孩出生前很担忧,现在很庆幸,她认为 " 如果说完全不像,然后那个人又非常陌生,还是会比较遗憾一点 "。——但儿子性格并不像她,她做事目标感极强,儿子耐受力很差,学游泳几下没会,马上觉得丢脸不学了。她偷偷想,可能有 " 其他遗传因素 "。

虽然强调和孩子 " 生理意义上的父亲 " 没有任何情感关联,是 " 过眼云烟 ",但她还是清楚记得 5 年前照片上的一容一貌,当时是有意识记进大脑。她想到的是电视新闻里的情节,哪一天需要血型配对,至少还能在精子库里迅速把人捞出来。

华凌比王敏明准备更多,女儿一出生,就小心地把脐带血留下。她听医生说造干细胞时能派上用场," 这样不用麻烦其他 "。

中介庄玉磊了解到,国内最早一批单身女性取精生子大概在 2007 年左右,小孩最大才 10 多岁,将来伦理上的问题如今并没放大,比如同父异母的兄妹,或者生理学上的父亲,都有可能在以后的婚恋市场上遇到。来自庄玉磊的建议是,孩子恋爱、结婚前,家长一定要问,要求婚检。华凌听后怕麻烦,下决心,将来送小孩出国,远离这些可能。

眼下更重要的是,如何向孩子介绍这位 " 科技感 " 的父亲。虽然到现在还没有收到类似疑问,但王敏明还是把答案备下了,幼年的时候,可说是爸爸出远门了,到小学懂事时,就说离婚。真正的答案公布,一定是孩子有相关的生物学、遗传学、医学知识基础," 那得 18 岁之后,理解起来才不会造成麻烦和阴影 "。在这之前,她对大部分人的谎言,都是为了确保那一天,是她自己亲口和儿子说出,这之前," 不想他被任何东西伤害 "。

华凌相较之下显得感性,她在等着女儿有些理解力时,把自己的人生故事和她 " 像朋友一样 " 讲一遍,她认为女儿是独立的个体,应该有基本理解力。

然而,她也常被一个问题困扰,有人曾问她为了满足当妈妈的需求,把小孩带到世界,会不会太自私。面对没有爸爸的生活,人生比一般人要艰难。小孩总是被动的。

她想到自己的悲剧之处,小时候去过亲生父母家——一个高级干部家庭,因超生把她送走。印象里有一个大庭院,盘子里各种诱人的水果,一家人都不用干活,而她的那个家,每天有干不完的苦活。那时她多想选择回亲生父母家," 小孩的命运都是被安排的 "。

在如愿得到一个男孩后,王敏明又想生一个女孩。技术和政策打开的生育自由之路,她似乎获益最大。当年生儿子时,上户口很麻烦,她不得不托人找关系,交钱办,到 2016 年生女儿时,她只在家附近的妇幼保健院做了一份亲子鉴定,去派出所提交,户口两三个月就到手。没有见到父亲,派出所也没有多问。

户口上她的状态是 " 离异 "," 小孩和她姓 " 依旧是她追求的目标。这一路上,父母的深度参与、小心翼翼保护和维持住 " 正常的家庭 " 状态,让她有时感到,单身女性生育自由也许是个伪命题。在中国,生育永远和伦理、亲情、社会舆论掺杂不清。

华凌有时脆弱,但有时能找到一种宽慰,生产完后,养母一直陪伴左右,帮她补充营养、带小孩,打理得井井有条,家里气氛缓和不少,围绕小孩和父母话也多起来。那天剖腹产出来,母亲帮她清洗伤口,一边洗,一边掉眼泪。她能感受到一种很深的爱," 虽然不能选择父母,但爱也许对家庭才是最重要的 "。


?

散步的 " 一家三口 "。图 / 网络

(应采访对象要求,文中人物均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