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美公路 2019 丨在山里,春天是从瀑布开始的快报

来源:未知 / 2019-03-17 10:30
A看点网综合摘要: △在洞口县罗溪国 最美公路 2019 丨在山里,春天是从瀑布开始的,上一篇: 美国曝光史上最大高校招生丑闻 哈佛教授:冰山一角 下一篇: 女子跳湖轻生,景区员工撑长杆钩住其背包肩带拉上岸 。△在洞口县罗溪国家森林公园里,龙头村的三吊瀑布群已经复苏,倾泻而下的水流将干涸的水潭填充。图 / 卢七星 卷首语 春天藏在拐弯处 当听到惊蛰节气的那声雷响,我就知道


△在洞口县罗溪国家森林公园里,龙头村的三吊瀑布群已经复苏,倾泻而下的水流将干涸的水潭填充。图 / 卢七星

卷首语

春天藏在拐弯处

当听到惊蛰节气的那声雷响,我就知道,再漫长的阴雨天也始终挡不住春天,它来了。

友人说,春天让樱花、桃花、梨花统统变成了俗物。春天的公路,虽然不乏这些,然而最深的春天,却藏匿在拐弯处。公路让春天变得不俗,它属于有野心的旅人。去年春天,我们第一次踏上寻找最美公路的路程,春风拂面,脸颊滚烫。峰回路转处,大块大块的春色,透过车窗扑了进来,那是不一样的人间草木。冯骥才说:春天不是一种气象或者景象,而是一种生命状态。春风似乎法力无边,它经过的地方,山川晴朗,河流辉煌。

公路,是现代社会最常见的地理单元。它是庸常和远方的链接点,因为有了公路,不可及的美景也变得触手可得。公路作为一种特殊的媒介,它还连接着一个巨大的有形、无形、中心、边缘的广阔天地。公路让山川、河流、人群由孤绝变成一个共同体,它让人类的梦想可以相通。

春天是最有仪式感的季节。春天,顺着公路缓缓而来,不早也不晚。太阳的味道,掉进每一处景色,一次普通的茶饮,也有春天的味道。

" 江南无所有,聊赠一枝春。" 走过一段段曲曲折折的公路,大山里枯枝朽木上藏着的春日珍馐,火塘上竹篓里熏了一整年的熬茶,已等待了太久。还有最早传递春天消息的山间瀑布,峡谷中的水流开始复苏,把裸露在外的彩石渐渐覆盖,它们就像一幅流动着的画。关了一个冬天的黄牛在绿油油的田野里撒欢,刚出生的狗崽子都三三两两陶醉在白菜花之中,红色脖颈的洋鸭飞起来落进旁边的小河,再抖抖身上的羽毛,慢悠悠上岸。

谁说春天一定要一目了然呢,何不给自己一点挑战?春天藏匿在拐弯处,蜿蜒在拾级而上的石板路上。一直走到公路尽头,这才是春天该有的样子。


△ 320 国道洞口段旅行攻略图。

最美公路 2019

在山里,春天是从瀑布开始的

春天的复苏从来不是悄无声息的。你听,春之声先来了。

去邵阳洞口县的公路上寻找春天,我们的 " 向导 " 就是声音。沿途的泉水叮咚声、瀑布的倾泻声、柔和的风声、山苍子的落花声、古道羊群的咩咩声、草甸牛群的啃草声、菜园里狗崽子的嬉戏声、瑶乡熬茶的咕噜声、山民们上山砍柴和捡拾春日珍馐的脚步声。这些声音,在湖南的春天等你,等着你聆听,平静又汹涌。风物有信,应候来归。循着这些春天的声音,我们找到了春日秘境。

春天里苏醒最早的要属瀑布

在洞口公路旁的春天里苏醒最早的要属瀑布,从 320 国道沿雪峰山一路西行,沿途崇山峻岭之间皆有它的影子。瀑布从山顶倾泻而下,跟树木和石头撞击的回声响彻大山,就算在公路上疾驰也能隔老远听到。

循着这些大大小小的瀑布寻找春天,你会发现春日的千姿百态。从洞口县城刚到 320 国道时,洞口塘旁边石头缝里溢出的山泉水叮咚作响,骑着摩托车从几公里之外赶来打水的人们排了长队," 惊蛰节气刚过,这时候冒出的山泉水最适合泡茶喝 ",这是洞口塘一年到头不可多得的热闹。车子转入江万公路,沿途海拔渐渐上升,瀑布不再像山泉水那般矜持,随着落差越来越大,声音也越来越响。我们索性在对面公路停车观瀑,它就像一条亮晶晶的银河,刚抽出新芽的绿色枝条点缀在它的周边。再伟大的设计师,也无法设计出这样浑然天成的作品吧。再继续往前,转入县道 069,海拔由原来的 300 多米上升到 800 多米,车子在公路上盘旋,瀑布声越来越大。我们走近时才发现,瀑布不再急切地奔流而下,而是一级一级落下,仿佛传递着 " 春来了 " 的消息。此处的春天又不一样,瀑布旁是黛色的山峦,在重重叠叠的远山映衬下,犹如一幅挂在山间流动着的水墨画。当我们在转入村道,靠近村庄时,瀑布的声响又变得柔和起来。大山里的村庄太过静谧,连瀑布都不忍打扰这份安宁。瀑布带来了春天最早的消息,不远处,山民们扛着锄头带着柴刀已经在为春耕做准备了。

越过村庄,进入罗溪国家森林公园,这里的瀑布在山林之间奔涌,更显狂野。它们不再是独奏,而是一首春之声圆舞曲。每当山林浓雾升起,圆舞曲骤起。靠近瀑布,周边树木的果实不停掉落,偶尔还有几只不知名的鸟儿惊起。和着音乐声,低头俯瞰,林中的旧颜色渐渐褪去,慢慢替换成养眼的嫩绿。行至峡谷,干涸了一整冬的深潭已经蓄满了水,缓缓向旁边的小溪流去。

瑶歌配着咕噜咕噜煮茶声

春天大自然的声音真让人着迷。跟着这些声音,旅行也变得摇曳生姿起来。

行驶到洞口塘时,本来呼呼的风也不再凛冽,变得温柔起来。平溪江两岸的柳条很惬意地享受着这风,刚抽出的嫩芽儿也随着风摆动起来。春风的到来打破了这里的寂静。这时,划着筏子的艄公突然启动发动机," 突突突 …… 哗哗哗 ……" 他从对岸而来,正要为一群出游的人摆渡。" 人一多,就知道春天来了。" 艄公和乘客心照不宣,从他们的聊天声中知道,只要再出一次太阳,这里的春天就彻底苏醒了,那时候,洞口塘再险峻处都能听到嬉戏之声。

一路前行,到了罗溪瑶族乡宝瑶村,刚进村口,新生的狗崽在菜园里撒欢,它们刚好触动了白菜开出的黄花,惊动正在采蜜的蜜蜂,被叮得嗷嗷直叫。不远处的吊脚楼窗台下,两只肥胖的猫冷漠地看了一眼狗崽,当它们见到陌生人来,只是 " 喵 " 了一声,继续排排坐。这里最欢快的是宝瑶河里的水鸭,河水回暖,鸭子们洗净身上的脏物,抖抖羽毛,继续朝对岸游去。对春天把握最准的山民,他们去古道旁捡拾了一堆堆柴火,用板车拖回家,古道上哐当哐当的声音隔老远都能听到。" 再过几天就要种玉米了,没时间来捡柴火。" 被对话声打扰的羊群刚要进羊圈,又吓得跑到山边。羊是最能发觉春天的物种,跟随它们的咩咩声,我们找到了深山里隐藏的新绿,还有陆续盛开的樱花、桃花等。

天色晚了,大自然的声音渐渐消失了。当我们踏入村民家中时,却听到火塘里的小铁锅中咕噜噜的声响。一打听才知道,这是忙碌了一天的瑶家人准备的熬茶。见有客人来,瑶家人从茶篓里抓一把早一年谷雨时采摘的茶叶,将茶盘洗净置入茶杯,再放几颗冰糖,等茶水一泛开,就能喝第一杯茶了。瑶家人的热情也在这杯熬茶里,他们会边敬茶边唱瑶歌,这咕噜咕噜的煮茶声,配上瑶歌,多么美妙的春天夜晚。

堆上村,是山中海拔最高的村庄,这里云雾缭绕,大片楠竹林绕村而生。我们踏上石板路,听山林中细碎的响声,山泉也发出叮叮咚咚的声响。往前走,踩着松软的杉木叶,发出吱吱的响声,再抬头时,这里出现了一片好看的杉木林。加紧步伐继续往上爬,一个转角,突然听到了牛群的叫声,原来在广袤的高山草甸上,它们正在啃一片新绿的嫩草。我们跨着步子登顶,一阵急骤的雪粒子落下,出现在我们眼前的就是那座神圣的石头寺庙了。跟着春天的声音,我们最终来到了一片无声秘境,这也是春天的内核。

撰文 / 潇湘晨报记者伍婷婷实习生徐鲁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