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的外星人》错失票房冠军 28 亿天价保底受质疑快报

来源:未知 / 2019-02-14 11:45
A看点网综合摘要:△图片来源于视觉中国 [ 《疯狂的外星人》错失票房冠军 28 亿天价保底受质疑,上一篇: 男子酒后透露“犯过大案” 警方 : 已被追逃 26 年 下一篇: 哈尔滨有个“ 8 斤妹” 一顿能喝 8 斤白酒 。△图片来源于视觉中国 [ 在硝烟弥漫的春节档,含着金钥匙出生的《疯狂的外星人》为何失去票房冠军的机会,与票房 28 亿元的《流浪地球》拉开 10 亿的差距?业界认为,《疯


△图片来源于视觉中国

[ 在硝烟弥漫的春节档,含着金钥匙出生的《疯狂的外星人》为何失去票房冠军的机会,与票房 28 亿元的《流浪地球》拉开 10 亿的差距?业界认为,《疯狂的外星人》投资方过于自信。因为黄渤、沈腾、徐峥的票房号召力以及本身的质量水准,出品方欢喜传媒在上映前就已做了保底发行。但这次,它没有复制 " 疯狂 " 系列的票房奇迹。 ]

当太阳如剑一般洒下最后一缕金色阳光,回到 S 星球的大使终于酒醒了。他想起地球人黄渤、沈腾二人 " 偷天换日 " 戏弄自己的过程,尊严之火开始燃烧,内心怒吼着:" 肮脏的人类与地球必须消亡。"

经过多年预谋,大使成为 S 星球的统治者,他拒绝通过基因融合与地球建交,正式发起毁灭地球的战争。而地球却因为太阳急速衰老膨胀,为避免被吞没,踏上了流浪之旅。

在躲过与木星相撞的劫难后,面对与 S 星球的决战,吴京、黄渤、沈腾的后代们在这场战争中会成为主角吗?

这个春节档,最具票房冠军相的《流浪地球》与《疯狂的外星人》仍在院线激战,脑洞大开的网友已经用上面的故事开启后传演绎。

回溯两部电影上映后的历程,也堪称戏剧化。

含着金钥匙出生的《疯狂的外星人》,拥有目前国内票房号召力最强的两大喜剧明星黄渤、沈腾,又有宁浩的 " 疯狂 " 系列品牌影响力、科幻作家刘慈欣的书迷,以及不差钱的欢喜传媒。从预售、排片和口碑上,该片占有绝对优势,预售最先过亿,口碑一度高达 8.7 分,排片率也曾是第一。大年初一初二头两天,投资人一睁眼一闭眼之间,票房转眼就冲到八九亿元,用欢喜传媒董事长董平的话说," 信心很足,平静如水 "。

彼时,《流浪地球》的主控方北京文化的员工多在加班,为大年初三的口碑之战做最重要的备案。毕竟,打着 " 硬壳科幻片 " 的《流浪地球》,除了刘慈欣与吴京具有影响力外,预售与排片并不占优势,分别位列第六与第四,最大优势就是口碑,排名第二。

结果,《流浪地球》一系列 " 联排炮 " 式的幕后故事,在大年初二晚上开始刷屏。大年初三,《流浪地球》开始反超《疯狂的外星人》,排片率上升到第一;大年初四,票房反超《疯狂的外星人》;到初六,稳坐票房冠军。

《流浪地球》的 " 硬壳科幻 " 与 " 大国风范 " 几乎成为全民争议焦点,直到大年初八,关于《疯狂的外星人》的特效制作等报道,才零星出现几篇。

事实上,该片也是改编自刘慈欣的小说《乡村教师》,但整体改编幅度很大,主要讲述耿浩(黄渤饰)与一心想发大财的好兄弟大飞(沈腾饰),经营着各自惨淡的 " 事业 ",然而 " 天外来客 " 的意外降临,打破了二人平静又拮据的生活。神秘的西方力量也派出 " 哼哈二将 " 在全球寻找外星人踪影。啼笑皆非的跨物种对决,在中国某滨海城市激情上演。

影片上映前几个月,关于科幻与特效,《疯狂的外星人》有过一些宣传,但并不是重点,毕竟,黄渤与沈腾的明星效应更具有传播效应。到了年终再注重这方面的宣传,显然已晚,冠军之势也已褪去。

截至 2 月 13 日 19:30,《流浪地球》票房累计 27.92 亿元,《疯狂的外星人》16.91 亿元,两部影片相差近 10 亿。

更为残酷的是,受票房影响,《流浪地球》主要出品方北京文化在节后上班第一天,开盘即涨停,《疯狂的外星人》出品方之一、发行方光线传媒股价则下跌。

看热闹的永远不嫌事多,当二级市场的真正利益蛋糕相撞时,科幻再次成为故事的导火线,S 星球的大使复仇之路又会怎样?

宁浩与郭帆,两个量级的 " 较劲 "

网友们构想的科幻后传也许明年才能见分晓,两部影片的渊源还得从前传说起。

2014 年底,中国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安排了一次活动,送几位青年导演去美国学习,承接单位是一度占据好莱坞霸主地位的派拉蒙影业,生产了许多叫好又叫座的影片,《教父》《周末夜狂热》《夺宝奇兵》《阿甘正传》和《变形金刚》等。

这次赴美的学习成员包括陈思诚、肖央、路阳、宁浩以及郭帆。其中,作为导演,宁浩已通过《疯狂的石头》《疯狂的赛车》《无人区》等影片成为新生代导演的代表,去美国游学之前,他导演的影片《心花路放》以 11.67 亿元的总票房登顶 2014 年度国产电影榜首;郭帆导演的校园爱情片《同桌的你》以 4.5 亿元票房,位列 2014 年国产电影票房榜第四位。

这次游学,也是两位导演的第一次交集。

在派拉蒙,五人看到了《星际穿越》的虚拟现实版,还与《终结者》主创进行了交流,观摩影片的动态分镜、参观道具组、学习派拉蒙电影全球市场推广策略。

本是科幻迷的郭帆惊叹于好莱坞工业化的制片流程,暗下决心,一定要拍一部属于中国人的科幻片。

当时,宁浩也准备拍科幻片。有文章这样描写两位导演的较劲:有一次,好莱坞制片人问他们,想拍多大投资的电影?宁浩转过头看向郭帆,后者试探着说," 五千万?" 宁浩笑着说," 我一个亿。"

" 较劲的说法太夸张了。其实,《疯狂的赛车》后,宁浩也一直想做系列之三,希望找到好的 IP。他与刘慈欣又是好友,大刘的一些作品自然成为了宁浩的首选。" 对于网友的肆意揣测,董平觉得也能理解。

刘慈欣的作品,宁浩都读过,短篇小说《乡村教师》给了他灵感,他希望这个作品跟荒诞喜剧有一个结合,也就有了《疯狂的外星人》最初的创作想法。

2015 年,《疯狂的外星人》备案。同年,中影集团买下刘慈欣三部小说《流浪地球》《微纪元》《超新星纪元》的版权,他们先联系卡梅隆等导演无果,便联系了做着科幻电影梦的郭帆。在三部小说中,郭帆选择了《流浪地球》。

此时,宁浩与郭帆面临的难题都是剧本。

" 这是科幻片和其他类型片最本质的区别,就是‘体’与‘用’。对于传统电影教育里成长起来的电影人来说,这类构思永远只能是元素,你要讲一个由男欢女爱、世态炎凉、人情冷暖构成的故事才能形成一部电影,这才是‘体’,而科幻电影的‘用’必须找到它的核心。" 董平认为,只有这个核心找得好,并用得好,项目才有成功的基础。

刘慈欣的《乡村教师》,讲述作者对广大教师的敬佩之心,以及对教育事业的思考与诠释,相较于刘慈欣其他的作品,《乡村教师》并没有那么硬科幻,只将重点放在营造离奇意境上。

若按小说改编,故事戏剧张力不足以支撑起一部春节档影片的竞争力,而 " 疯狂 " 系列原有的戏剧荒诞黑色幽默几乎要放弃。二者如何结合,刘慈欣、孙小杭两位编剧也是花费了几年时间才找到其中的奥秘。

孙小杭 2014 年担任宁浩电影《心花路放》的编剧,而作为小说作者,刘慈欣本身就是带有空间感的科幻体质。从创作角度,两位编剧的视角互为补充。

" 剧本多次都是推倒重来,相较于小说,剧本改编力度很大,最终借用了‘外星人’的概念以及科幻小说的壳,形成一个荒诞的喜剧,符合春节档该有的色彩。" 董平认为,喜剧已是贺岁档最重要的类型片,是冯小刚标识的贺岁档已有的标签,也是最容易取得成功的类型片。

这已是行业最重要的经验,任何挑战都意味着极大的失败。即便是冯小刚本人,也曾马失前蹄,比如,思考性更强的灾难片《一九四二》选择在 2012 年贺岁档上映,结果票房只有 3.64 亿元,成为华谊兄弟最赔钱的电影之一。

把控风险方式就是尽量避免 " 喜剧 " 以外的类型片,并想办法让喜剧有 " 创意 "。从这一点上,《疯狂的外星人》有着足够的笑点、戏剧性冲突很强的故事,再加上黄渤、沈腾的精彩演绎,该片基本就成功了一半。

好莱坞助阵 " 外星人 " 诞生

2015 年,郭帆也在艰难创作中,主演没确定,投资也未确定。相比之下,《疯狂的外星人》面临的问题没这么艰难。

" 作为我们的签约导演,宁浩几年打磨一个作品,我们给予他空间,也相信他。" 说这话,董平是有底气的。

2015 年,欢喜传媒由董平、宁浩、徐峥等人联合创办,并在香港联交所上市(01003.HK)。与别的影视传媒公司略有不同,欢喜传媒的股权结构是将股东导演与公司的长远利益紧密结合,与多位导演合作,如宁浩、徐峥、陈可辛、王家卫、顾长卫、张一白、张艺谋等。

" 这是中国电影的特点,是以‘人’为主,而导演又是创作的核心,我们只需抓住这个核心就好。宁浩在《疯狂的赛车》后没有急于出击,这没关系,因为我们的项目从没停过。别的导演作品都在出炉,比如,徐峥的《我不是药神》在 2018 年就出来了,他们俩三年出一个项目,完全没问题。" 董平的工作,每天基本都在应对多个项目,与不同导演沟通。

欢喜传媒当时的体量,还是能够支撑起带有科幻色彩的影视项目。

2015 年 5 月,签约徐峥、宁浩后,欢喜传媒的市值一度高达 188.22 亿港元,即便 2016 年到 2017 年,布局整体的欢喜传媒财报并不好看,但全资控股《疯狂的外星人》不成问题。

2017 年,当《流浪地球》所有主创人员勒紧裤腰带熬夜加班,又面临资金第一次断裂时,《疯狂的外星人》开机了。

第一财经记者了解到,因为特效,该片的投资体量也在几亿元,这让宁浩坦言压力不小。

在中国电影一路狂奔中,即便有像《寻龙诀》、《狄仁杰》系列这样的产品不断摸索,但一个产业最起码的工业流程与体系并没有建立起来。

而电影工业的建立与科幻片类型电影发展不无关系,好莱坞也是如此。纵观全球票房最高的 20 位排名中,科幻电影几乎占据了三分之一,而特效的运用几乎大半电影都有。

但业界预测,无论中国科幻电影的基础有多薄弱,人才有多匮乏,科幻产业的时代还是会到来。

" 要玩就玩最难的。"《疯狂的外星人》主创团队很明确。

为了将外星人的傲慢、惊恐、愤怒以及和蔼的表情与情绪演绎得活灵活现,让宇宙空间感更真实,宁浩邀请到曾与罗伯 · 科恩、伍迪 · 艾伦等好莱坞导演合作的国际著名视觉特效总监 JoelHynek,以及 TAUFILMS(《少年派的奇幻漂流》)、TIP-PETT 工作室(《侏罗纪公园》)、BUF(《银翼杀手 2049》)及 OBLIQUEFX(《降临》)四家特效公司联合打造影片的视效制作,同时运用了顶级 " 动作捕捉 " 技术,为影片制作出 939 个特效镜头。

" 这些公司的工作从 2017 年 11 月开始一直持续到后期,纯后期镜头制作就长达一年。" 董平感慨,自己在这个过程中也学习了许多。

王宝强公司 28 亿天价保底受质疑

只是宁浩的这种难,在郭帆眼里,都是一种 " 奢侈 "。

郭帆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流浪地球》置景展开面积 10 万平方米,相当于 15 个足球场。单道具,他们做了 1 万件;《流浪地球》后期的特效制作,就有 3000 多人参与其中,整个制作过程有 7000 多人参与。

" 硬壳科幻片 " 的定位决定了《流浪地球》的畅想也是需要巨资打造的,而北京文化之所以一直拥有主控权,一方面是为中国科幻电影博一把,一方面是不允许自己输。

有评论说,《流浪地球》如果没有大年初二的宣发助力 " 口碑之战 ",《疯狂的外星人》也许还能在票房冠军的位置上多待些日子。不过,《疯狂的外星人》的票房冠军位置依然稍纵即逝。

究其原因,业界认为,《疯狂的外星人》投资方过于自信。因为黄渤、沈腾、徐峥的票房号召力以及本身的质量水准,出品方欢喜传媒在上映前就已做了保底发行。

所谓 " 保底发行 " 就是发行方和制片方在合约中定一个双方都可以接受的票房数字,即使影片上映后票房没有达到这个数字,发行方也要按这个数字分账给制片方,如果实际票房高于保底数字,发行方就会分到更多金额。

简单来说,这样的做法让制片方稳赚不赔,上映前就将票房压力转移给了发行方。发行方虽然承担了压力,但也有机会享受到额外票房收益。

2018 年 7 月 5 日晚,欢喜传媒发布公告称,其间接全资附属公司欢欢喜喜与王宝强公司霍尔果斯乐开花影业就《疯狂的外星人》电影签订保底发行协议,双方约定保底金额高达 28 亿元,欢喜传媒还将有权收取《疯狂的外星人》电影保证最低发行收入 7 亿元。也就是说,《疯狂的外星人》还未上映,欢喜传媒通过这次保底协议,提前锁定了 7 亿元发行收入。

但此公告发布后引发质疑,无论从宣发还是影响力,王宝强的乐开花影业都没有那么强的实力,因为对于发行方来说,保底发行就像一次赌博。

" 电影本就是高风险的产品,为一部电影的票房担保,相当于给赌博的人在做担保,风险加倍,这需要业内经验丰富的公司去运作。" 电影人王璐认为,为《美人鱼》、《西游降魔篇》等影片做保底发行的还有华谊兄弟、博纳影业、中影等公司的身影,一些急于求成的公司即便有意保底,也会与业内专业公司合作。

第一财经记者独家了解到,《疯狂的外星人》保底发行方背后,还有一家知名的影业公司,但这家公司是通过与王宝强公司的合作,完成联合保底还是王宝强公司进行了二次分销,并不得而知;而作为非上市公司,乐开花影业不披露实属正常。

按照《疯狂的外星人》目前的口碑与排片率,票房达到 28 亿虽有一定难度,但也不是没有机会。无论结果如何,在票房冠军失去后,这家影业公司和投资方最好的方式,可能是保持沉默。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