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心安处是吾乡——回到哈尔滨快报

来源:未知 / 2019-02-14 09:41
A看点网综合摘要: ZAKER 哈尔 此心安处是吾乡——回到哈尔滨,上一篇: 注意!2-3 月是这种变质水果的中毒高峰期,已有人危及生命 下一篇: 武大云南早樱悄然开放 赏樱季开启倒计时 。ZAKER 哈尔滨记者 张明超 戴钢文 / 摄 / 视频 春运还在继续,文峰已经不再是其中的一员。想起往年此刻,他已在深圳的办公室里加班至半夜,今年春节后,他从容开工,按时下

ZAKER 哈尔滨记者 张明超 戴钢文 / 摄 / 视频

春运还在继续,文峰已经不再是其中的一员。想起往年此刻,他已在深圳的办公室里加班至半夜,今年春节后,他从容开工,按时下班回家和父母共进晚餐,每天享受团圆。他深深感到,半年前从深圳辞职回到家乡哈尔滨是一个幸福的决定。

北上广深是上世纪 70、80、90 年代出生的一代代年轻人都想去闯一闯的城市。而这两年,一些闯过了、感受过了的哈尔滨人,因为不同的原因做出了一个共同的选择——回到哈尔滨。


1. 为了有保障的未来

不想一辈子挣扎在生存线上,为了希望,她回到了哈尔滨

32 岁的吴迪是辞去了北京的工作回到哈尔滨的。虽然收入比以前少了一半还多,但她却说:" 我现在过得很踏实。"

2009 年,拥有工程管理和法学双学位的吴迪从东北林业大学毕业,被北京的一家央企录用。" 当时觉得我可能是这个世界上最幸运的人,刚刚毕业就能到大型央企工作。看着周围的同学还在为找到一份合适的工作而焦急奔波,我在心里有了一种优越感。"

刚刚参加工作的吴迪,像所有怀揣梦想来到北京工作的年轻人一样,不停地加班,希望用勤奋和努力在北京站稳脚跟。

" 到北京的第一年,可以说各方面我都很不适应。工作节奏快,生活成本高。有时为了一项工作经常要加班到半夜甚至是凌晨,第二天还要按时上班。可是即使这样,还是感觉在工作上与别人存在差距。" 为了节约开支,吴迪选择了一套合租房。这套不足百平米的民居被分割成 6 个房间,她住在租金最便宜的阳台上。


第二年,吴迪离开了那家央企,跳槽到一家总部在北京的房地产公司。工资从原来的几千元涨到了近万元,工作从原来的文员变成了部门主管。但吴迪的生活并没有得到太多的改善。" 北京的消费比较高,每天的伙食费就要 70 多元,一个月 2000 多元。每月房租 2000 多元,仅这两项就已经用去了我工资的一半。还有交通费和一些生活必要开支,除去这些费用我每个月的工资基本剩不下什么。可以说那些日子,每天我都在为生存而奔波。还要随时担心公司裁员,重新找工作。那时我才真正感受到了‘北漂’两个字的含义。"

前两年一次春节回家,吴迪第一次有了想要回到哈尔滨的想法。" 那一次,我发现很多同学都买了车买了房,大家都有稳定的工作。而我虽然工作生活在一线城市收入比他们高,但每天却还在为生存打拼。" 吴迪说。

" 促使我下定决心从北京回来的另一件事是,我们公司有一位中层领导年薪几十万,贷款在北京买了一套住房。可他每月的收入有一大半都用来还贷。由于不能在北京落户,孩子只能送到私立幼儿园,每月的托儿费就要七八千元。为了保住这份收入,他不得不和我们这些年轻人一样每天加班加点地工作,他的生活状态并不令人羡慕。" 吴迪说:" 即使我在若干年后能够成为公司的中层,我也将面临他现在所遇到的一切问题。"

吴迪开始在网上留意哈尔滨的招聘情况。她发现哈尔滨招聘的情况与以前有了很多不同,招聘的单位多,岗位也不再像以前大多都是服务员等低端岗位,很多单位都在找管理人才。


吴迪下定决心从北京回到哈尔滨,应聘到哈尔滨交通集团公共交通有限公司,现在任这家公司的综合发展部部长助理。

哈尔滨市公共交通公司党务工作部部长聂维江介绍,企业为了长远发展,近年来引进了很多高端人才,这其中很多人都有在央企和国内知名大公司的从业经历。这些人才为公司的发展起到了助推作用。

2. 寻找幸福感

哈尔滨的生活节奏和人文环境让他感到,这才是生活

半年前,文峰从深圳回到了哈尔滨,年薪从 30 万元降到了 15 万,不过文峰仍然感觉,自己还是应该回来。

2016 年从吉林大学电子信息专业的研究生毕业后,文峰来到了深圳,成功入职华为技术有限公司,年薪超过了 30 万元。虽然他对南方的气候和人文环境不太适应,依然勤勤恳恳地工作着。2018 年父亲的一场病,改变了他的人生轨迹。" 家里就我一个孩子,一直在读书,工作后能挣钱了,可是却在遥远的南方,也没能回报父母什么,父亲生病后,我第一时间辞职回来了。"


文峰很快在哈尔滨的一家科技公司找到了工作,年薪 15 万元," 刚回来时是为了父母,但慢慢体会发现回到哈尔滨工作也挺好的。" 文峰说,除了气候,深圳工作和生活节奏都很快," 那边一般都是上午九十点上班,晚上加班很普遍,晚饭得后半夜才能吃上,生活节奏全乱了,完全不是早出晚归的正常生活方式。"

文峰说,回来能照顾父母,承担做子女的责任,是感到最欣慰的事情,同时,正常的生活节奏和熟悉的人文环境都让他感受到幸福。

3. 获得成就感

北京的博士夫妻被引进,回到家乡哈尔滨感到生活好多了

回到哈尔滨工作后,不但有房有车,生活工作稳定,还特别有成就感,这让从北京回到哈尔滨的刘冲夫妇一点都不后悔曾经的选择。

刘冲跟妻子孙敏都是 1984 年出生的,在北京一起读的大学,毕业后也都留在了北京,刘冲在北京一家科研机构工作,孙敏也在一家私营企业搞技术,尽管两个人都取得了北京的城市户口,可是工作了好几年,也没能在北京买下一套房子。于是,两个人萌发了回到哈尔滨工作的念头。

刘冲和妻子家都在哈尔滨的外县,有了回来工作的想法就开始四处找工作,很快,拥有博士学位的刘冲被哈尔滨一所高校作为人才引进,不但给了年薪几十万的待遇,还给了一套学校院内家属楼的免费使用权," 在北京奋斗了七八年都没有房子,回到哈尔滨立即有了住所,实在让我很意外。" 有了住所,妻子孙敏也凭借着自己的努力,考上了一家省级单位技术岗位的公务员。一个人在大学当老师,一个人考上了公务员,不但收入稳定,工作也让很多人羡慕,这让他们顿时觉得很有成就感。

" 在北京,像我们这种高学历的人有很多,找到一份工作并不难,但是想要买房子扎下根就很难了,我们都觉得选择回到哈尔滨是正确的选择,不说自己多有优越感,起码觉得自己在这个城市里有一定的身份和地位。" 现在的刘冲夫妇已经买了新房子,正在考虑送孩子到哪所小学读书。刘冲坦言:" 哈尔滨的中小学教育都很好,大学也不差,留在哈尔滨完全不影响孩子的成长,我不觉得自己回到哈尔滨后比在北京工作的同学差,反而觉得自己生活得比以前更好了。"

4. 顺应时势

经销形式的变化,让他发现公司收入在广州和在哈尔滨是一样的

龚毅是个 70 后,在广州经营了十几年的箱包生意后,2017 年将公司搬回到了哈尔滨。这次回来是他对公司未来的另一次谋划。

龚毅 12 年前只身到广州去经营箱包生意。" 当时,全国的箱包经销商,都从广州和河北白沟进货。我做的是批发生意,于是就在广州开设了公司。" 公司设立之初,龚毅确实忙了好一阵子。白天他要到广州周边的箱包生产厂家逐一拜访,比较各个厂家的生产工艺和质量。晚上根据订单给客户发货。经过近半年走访,他挑选了两家工艺精质量好信用高的生产厂家作为长期的合作伙伴。

" 刚开始我向厂家订货需要先付钱,厂家后发货。时间长了彼此建立信任,厂家渐渐地给我先发货再收钱,价钱也由原来的一口价,变成了根据订货量的多少享受不同的折扣价。" 龚毅说:" 而这个过程中,我的箱包的销售方式也发生了变化。由以前单一地坐等经销商上门,变成了微信联系,我在微信经销商群中将不同样式的箱包照片发出去,经销商根据喜好选择下单,我只要将不同经销商的订单整理好,按地址和发货量一同报给厂家,厂家就直接将活发给经销商,中间根本不用经我的手。"

经过多年的积累,龚毅现在的客户不仅有全国各地的实体经销商,还有 100 多个网络经销商和专门在微信上运营的微商。他们将订单发给龚毅,龚毅再将整理后的订单发给厂家,厂家将龚毅订购的货物发给他的客户,形成了一个完整的生产及销售链条。

" 其实这样的链条 2015 年就已经形成了,只是当时我并没有注意到这种销售方式的变化,给我带了新的发展机遇。" 龚毅说:" 当时选择在广州开办公司,主要是看中广州是全国箱包产品的集散地,能够吸引各地的客商。如今各地客商不用到广州就可以订货,我也就没有必要将公司开在广州了。"

龚毅计算过,如果按照现有的生产及销售链条经营,将公司搬回哈尔滨,每年仅房租和人工就可以节省 50 万元。

2017 年龚毅决定将公司搬回哈尔滨。为了这次 " 迁徙 ",他将两张分别存有 50 万元的银行卡交给了两个长期合作的成产厂家。" 为了让厂家放心,我将银行卡亲手交到了生产厂家的管理人员手里。对他们说,我每次订货都会单独支付货款,如果货款出现任何问题,他们随时可以从这张银行卡里取钱。" 龚毅自信地说。

龚毅说,我每年在广州的收入大约有 150 万元,除去开销剩下的大约有八九十万元。我将公司搬回到哈尔滨会损失一些客户,但却省下了很大一笔开支。两项相抵,我的收入基本会维持不变。但我却可以守在家人的身边,用更多的时间来陪伴他们。" 同样的收入,我更愿意回到哈尔滨。"

5. 没有漂的理由

生活稳定收入高、生活多彩朋友 …… 她有 1000 个理由回到哈尔滨

1986 年出生的徐蕾已经回到哈尔滨工作三年,她身边的同学和朋友,都在张罗着给她介绍对象," 我在广州漂了七年,一直在培训班里给人打工,买不起房、买不起车,后来一想自己是个女孩,还是回到父母身边,稳定一些才好。"

徐蕾就读于湖南大学汉语言文学本科专业,2009 年毕业后就去了广州找工作,想成为正式编制的老师有困难,于是她开始在别人开设的培训班里给孩子们教习语文课程。" 干培训班确实挣钱,我的工资待遇都不错,可是买不起房子,也总是一直在漂着,总觉得在广州工作,这个地方不是自己的家。" 于是,2016 年,徐蕾回到了老家五常。


凭借着自己多年的培训经验,徐蕾自己开设了一个培训班,干了一年,觉得五常城市太小了,于是来到了哈尔滨,在一家大型培训机构当老师,薪资待遇也属于高薪了。" 我家子女多,父母不需要我照顾,但是我总觉得自己是个女孩,还是稳定最重要,而且自己年纪不小了,回哈尔滨不但同学朋友多,起码找对象能好找一些。"

在哈尔滨工作了三年,加上以前的积蓄,徐蕾想买一辆代步的汽车,而且正在四处看房子,准备买一套房子。" 我在广州工作了七年,根本没想过能买房子,太贵了,回到哈尔滨一看,我的积蓄完全可以买套小房子,买大房子首付也够用了,而且我一个月挣的钱不少,在哈尔滨能生活得很好,没有理由继续在广州漂着了,还是回到家好,办什么事情都方便一些。"

专家:此心安处是吾乡

黑龙江省社会科学院社会学所副研究员邢晓明对 " 回归 " 有一些观察,他说,在一线城市有更多的资源和更大的机会,但是同样存在着更大的风险和压力,找到适合的城市,找到有归属感的城市,才是年轻人在生活工作中最好的选择。

" 在一线城市生活,有购房压力,竞争压力,部分城市还有落户压力,可能在一线城市有更大的优越感,但是如果不是在这个城市长大的,很难有归属感。前几年,有一个词语叫做逃离北上广,现在来看有人去了北上广,也有一批人继续从那里逃离,去了二线城市或者回归家乡,都是在一线城市工作后,重新选择适合的城市和生活方式。" 邢晓明说,近几年,哈尔滨一直在大力引进人才,特别让从哈尔滨走出去的人才再次回归,无论是从落户上、购房上、还是子女教育问题上,都给与了大量的政策扶持,这也吸引了一批一线城市的人才回归到哈尔滨。他们回到家乡,获得更多的资源,在哈尔滨发展得挺好,又会吸引一批人才重新回到哈尔滨。

编辑 张春杰

值班主编 程远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