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深圳的哥寻子 14 年花光 20 万积蓄 从未想过放弃快报

来源:未知 / 作者:admin / 2018-12-08 17:53
A看点网综合摘要:在父母的世界里 深圳的哥寻子 14 年花光 20 万积蓄 从未想过放弃,上一篇: 暖哭 ~ 博士患病智力降到 4 岁水平,同学们为他做了这事 下一篇: 地底挖出几十个瓦罐,村民以为是“古董” 。在父母的世界里,每个孩子都是心尖上的宝贝,失去任何一个都意味着无法弥补的缺憾和痛。 2 岁的杨小弟 (文 / renee lareina) 在深圳新洲村逼仄的 " 握手楼 " 里,杨师傅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在父母的世界里,每个孩子都是心尖上的宝贝,失去任何一个都意味着无法弥补的缺憾和痛。


2 岁的杨小弟

(文 / renee lareina)

在深圳新洲村逼仄的 " 握手楼 " 里,杨师傅一家五口租住着大概 70 平米的两室一厅。家里主要的收入来自他开的夜班的士,妻子在附近的超市上班,领着勉强的薪水,儿子和小女儿还在上学,好在大女儿已经工作,算是少了一些经济压力。在外人眼里,一家人虽不富裕,但儿女双全,多子多福,也热闹温馨。

如果没有发生 14 年前孩子走丢的事,这的确是个幸福的家庭。然而,14 年前的不幸打破了这个家庭本来的圆满,缺憾牵绊至今。(腾讯大粤网《共鸣》栏目)


杨师傅家缺了杨小弟的 " 全家福 "

下了三盘象棋 孩子丢了

家里丢失的孩子叫杨树森,乳名杨小弟,2002 年出生,是杨师傅与妻子的第二个孩子,也是家里的第一个男孩。当时杨师傅只身在深圳开出租车,妻子带着孩子留在老家电白,聚少离多难免想念,便在 2003 年的时候将妻子和两个孩子接到了深圳。一家人在深圳团聚后居住在莲塘村,杨师傅外出工作时间较长,孩子主要归妻子带。

2004 年 12 月 19 日,妻子身体抱恙,杨师傅便主动提出带孩子出去玩,毕竟平日里陪伴的还是少了些。


少有的家庭照

那天恰逢周日,杨师傅带着几个孩子来到莲塘八巷附近老乡开的店里玩耍,店门口摆的象棋摊围了一群人,杨师傅也被招呼过去下棋。想着孩子在店旁的胡同巷子里玩耍该是安全的,杨师傅就加入了,但刚下了不到三盘棋,周围便有人发现杨小弟不见了。起初杨师傅觉得不可思议,因为他们一直认为孩子玩耍的巷子只有一个出入口,大人们就在巷子口看着呢,怎么可能就这样不见了?但几番寻找后,杨师傅不得不接受现实,巷子是有其他出口的,一个老太太亲眼看到一个孩子挣扎着被两名男子抱上了出租车,孩子的穿着与年龄和杨小弟一致。


图片来源网络

杨师傅一家急忙赶往莲塘派出所报案,但由于丢失不满 24 小时,派出所未能立案。于是,家里自行连夜寻找,未果。第二天,杨师傅一个开出租车的老乡带来了消息,说前一天刚好载到两个带着小孩的男子,根据描述,孩子应该就是杨小弟。但由于老乡之前没见过杨小弟,当时并未引起重视。几个重要的信息是,两名男子 40 岁上下,抽云烟,身上有纹身,孩子被带到了皇岗村。

杨师傅赶到皇岗村去打听,一个捡垃圾的乞丐告诉他,当天中午是有一个小孩子在哭闹着找妈妈,但之后就没声讯了。杨师傅把这些信息反馈到派出所,派出所到皇岗村蹲点调查了三四天,依旧音讯全无。

现在回想起来,杨师傅会觉得,把妻子和孩子接来深圳或许是个不合时宜的决定," 如果一直待在老家,小弟就不会丢了 "。


图片来源网络

14 年寻子 花光 20 余万积蓄

此后,杨师傅一家便开始了漫长的寻子之路。但凡得知有人贩子被抓获的消息,他们就赶去当地派出所询问;街边看到小孩乞讨,也总要多看几眼,然后报警。

2005 年,河南新乡铁路公安破了一宗大型拐卖儿童案件,杨师傅得知里面有几个小孩子是从广东带来的,便满怀希望赶过去相认,可是孩子当中并没有杨小弟。

后来,有人给到消息说惠东淡水有个孩子长得很像杨小弟,杨师傅第一时间拎着行李箱就跑过去了,因为听说当地治安不好,走的时候杨师傅也叫了几个亲戚,还带上了水果刀。他们在淡水四处打听了一周,却依然没有获得好的消息。只能临走了去当地派出所留下寻人启事。


杨师傅在夜班的士上等待 图片来源网络

除了身体力行地奔波寻找,杨师傅也求助过大众媒体。2004 年杨小弟丢失后不久,杨师傅就去电视台和报社做了寻人广告,当时还是收费的,价格不便宜,报纸上刊登一天寻人启事要花 800 块。

最传统的方法就是大量印刷寻人启事四处分发。家里还把杨小弟失踪的信息制成小卡片,杨师傅利用开出租车的时间发给搭载的乘客,希望能获得一些有用的消息。消息的传播会被一些心术不正的人利用,有人借寻找杨小弟之名向杨师傅敲诈勒索,让这个家庭的寻子之路更加艰辛。


杨小弟的寻人启事

也有热心肠的人真心给他们提供帮助。2008 年,杨师傅就在一个外国友人的资助下,上寻亲网站制作了寻人扑克。

但 14 年过去了,杨师傅一家仍然在寻找杨小弟的路上。大量的寻人启事印刷费用,广告刊登费用,奔走的交通费用都不是小数目,最夸张的时候一天电话费都得两三百。杨师傅粗略算了下,这么多年寻子,前后花销大概有 20 几万,这已经耗尽这个家庭多年的积蓄。


帮助杨师傅寻子的外国友人

生活还在继续 从未想过放弃

也许有人纳闷,杨师傅为什么要投入和坚持这么久,毕竟现在膝下依旧儿女双全。但是在父母的世界里,每个孩子都是心尖上的宝贝,失去任何一个都意味着无法弥补的缺憾和痛。杨师傅说,现在和人说起杨小弟的故事总算能控制住情绪了,以前旁人一问便泣不成声,妻子也是终日以泪洗面。

他和妻子从未放弃过寻找杨小弟,前几天又去印刷了一批寻人启事。杨师傅还把自己的微信名改为 " 寻深圳失踪杨小弟 ",出租车乘客每每使用微信扫码付款时都会注意到这个特殊的名字,进而了解到这个家庭的寻子故事。


在 " 寻找失踪的宝贝 " 册子上 杨小弟是其中之一

14 年过去了,生活还在继续,杨师傅一家也从莲塘搬到了新洲村。租金一年年上涨,生活成本在增加,但他们并没有搬离深圳的意思。杨师傅和家人都还在怀抱着希望驻守," 小弟今年也 16 岁了,如果他看到寻人启事,是会自己找回家的吧 "。


杨师傅一家还在等待杨小弟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