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巢湖文化:进士沈绩熙与烔炀河李氏

作者:凌志
我去年写《读烔炀祖氏宗谱手记》时 , 写过一篇沈绩熙与烔炀祖的文章 , 这次读烔炀李氏宗谱 , 发现沈绩熙与烔炀李关系更为密切 。

环巢湖文化:进士沈绩熙与烔炀河李氏
文章图片
沈绩熙(推算1811-1904/93) , 字湘农 , 合肥人 , 道光己酉(1849)拔贡 , 同治甲子(1864)举人 , 同治辛未(1871)进士2甲第78位 。 清朝数百年 , 合肥只出了60几位进士 , 进2甲的更少 , 沈绩熙是其中之一 , 可见着实厉害 , 名气也应该很大 。 按他序文的落款 , 他是赐进士出身、诰授奉政大夫、五品衔 , 担任过刑部湖广司主事、秋审处分办、前安徽省天长县以及五河县教谕 , 军功保举山东省尽先补用知县 。 退休之后 , 他受聘合肥庐阳书院主讲 , 直到寿终正寝 。
网上有一些沈绩熙的零星信息 , 说他著有《七泉山馆诗》集子 , 有一首七言绝句很是流传:“流水依然抱一村 , 当时父老几人存 。 伤怀满目风烟里 , 来认飞鸿旧爪痕 。 ”还有一则他“跃驴谈尔雅”的典故:话说沈进士皓首穷经 , 不通世故 。 某日骑驴入市 , 过小桥 , 驴不前 , 僕请暂跳下 。 沈乃曲双足 , 由驴背一跃而扑通跌倒于地 。 僕上前扶起 , 禀告道 , 如曲一足而下 , 可不致跌倒 。 沈进士大怒 , 曰 , 考尔雅注释 , 曲一足为跃 , 曲双足为跳 , 跌倒事小 , 何可违反古训矣 。 再就是他留下的题庐阳书院的匾文:庐阳书院向在郡城小东门内 , 粤匪之乱毁焉 。 克服后,郡人褚君开泰以旧屋在四牌楼者 , 捐作书院 , 规模初具 。 日久复形朽坏 。 光绪癸未年 , 李筱荃制军、少荃爵相商之黄冰臣太尊 , 与同乡诸人士捐资修整 , 添建斋舍 , 为诸生肄业之所 , 而延绩熙主讲席 。 窃维:书院之屡废复兴 , 不惜巨资以营之者 , 莫非良有司乡先达培植后贤之至意 , 绩熙愿与我诸生朝夕切磋 , 庶几无负于万一云 。 沈绩熙谨题 。
一直没看到合肥沈氏宗谱 , 所以对沈绩熙的家世经历生卒都不是十分清楚 。 从他为李氏宗谱写的序传中 , 看到他说自己“道光纪元之丙戍岁(1826) , 绩熙年甫成童 , 受业先生门下” , 又在网上搜索到他“告归 , 主讲庐阳书院 , 年九十三卒”的信息 , 推算老先生出生于1811年 , 1904年去世 。 因为古人说年甫成童 , 就是指年满15岁;年甫冠 , 就是成人之年 , 20岁了 。 所以 , 沈老先生是真正的学丰寿长 , 皖中人瑞 。
本文编发前夜 , 沈绩熙后人沈春玮先生向我提供了一些沈氏资料 , 照录如下:沈绩熙(1812-1904) , 字湘农 , 庐州人 , 居柘皋庙岗大苗村 , 巳酉拔贡 , 授五河县教谕 , 军功保举山东省尽先补用知县 , 同治辛未进士 , 赐进士出身 , 诰授奉政大夫五品衔刑部湖广司主事 , 晚年辞官告归主讲庐州府庐阳书院 。 沈绩熙还是清末安徽著名诗人 , 著有《第七泉山馆诗集》(浮槎山山顶有欧阳修命名的天下第七泉-合巢泉) , 与其父沈若溎(晚清嘉庆诸生、岁进士)的诗集《炊余录》、《寄感篇》被其孙沈德芬(字苾香 , 晚清副贡生 , 柘皋庙岗大苗村人 , 著有《梦梅庐诗集》)合集为《沈氏两代诗存》 , 现藏于上海图书馆 。 沈绩熙与其父沈若溎的诗也被清末民国陈诗所编《皖雅初集》选录 。 2012年 , 合肥画家艾君创作《教弩松荫》古合肥八景时 , 也选用了沈绩熙的诗句题画:“高台临雉堞 , 魏武此凭栏 。 何处寻遗镞 , 松荫一径寒” 。 他提供的信息应该是很准确的 , 谢谢小沈!